区域金融合作框架下日元国际化重启困境与中日货币竞合关系的构建

陆长荣1 崔玉明2

(1.中山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广东珠海 519082)
(2.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济管理学院, 广东深圳 518055)

【摘要】亚洲金融危机后,日本政府对包括金融领域在内的传统区域合作观进行了大幅度修正,尝试通过积极主导“东盟十国与中日韩”(以下简称10+3)多边区域合作机制,重构东亚的金融与货币秩序。尽管日本财务省在实施一系列政策后,短时间内东亚市场中日元以及以日元计价的金融商品的使用范围得到了一定规模的扩大,但长期来看,东亚区域内主要领域的日元使用规模并未显著增长。这表明,日本官方在区域金融合作中扮演的主导性角色并未对其政策意图的实现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日元国际化重启陷入困境受区域因素影响,其内在长期存在如何平衡货币权力属性与公共产品属性的两难逻辑。近年来强势推进的人民币国际化应成为我们重新审视日元国际化重启进程的重要切入点。人民币与日元间能否形成良好的货币竞合关系不仅关乎中日货币国际化阶段性目标本身,更将对东亚区域金融合作整体产生深远影响。

【关键词】 区域金融合作; 日元国际化重启; 人民币国际化; 两难逻辑; 货币竞合关系;

【DOI】

【基金资助】 2017年度上海市社科规划一般课题“新常态下人民币国际化路径选择研究——以国际金融公共产品的供求关系为中心”(2017EGJ002) 2017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项目“国际金融公共产品供求困境问题研究——以全球美元流动性为考察对象”(17YJCZH117)

Download this article

    脚注

    [1]. (1)除学术研究外,2001—2003年,日本国际货币研究所受财务省委托组建研究小组,重点考察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以及韩国等国的经济指标(如外汇储备规模、短期债务额、商业银行借款额等),对亚洲金融危机后日本官方实施的危机救助政策进行了详细评估。其结论认为,日本官方危机救助措施通过改善各国债务情况,使各国的国民经济在较短时间内恢复到了1997年前的水平。 [^Back]

    [2]. (1)从具体条件来看,在公共部门,国际货币应该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价值储备)、外汇干预货币(交易媒介)和驻锚货币(计价单位);在私人部门,国际货币可以被用作私人资产储备中的替代货币和资产配置中的投资货币(价值储备),以及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中的发票货币、结算货币(交易媒介)和标价货币(计价单位)。 [^Back]

    [3]. (2)中川将区域金融合作划分为狭义与广义两类,货币层面的合作属于狭义范畴,其他金融相关领域的合作则归为广义范畴。前者的合作议题包括汇率稳定、外汇集中管理以及货币互换等;后者的合作议题主要涉及3个具体层面,金融监管,金融体系建设(如培育债券市场等),信息沟通、政策对话、人才培育以及共同研究等。 [^Back]

    [4]. (1)代表性研究如Eichengreen和Bayoumi使用最优货币联盟指数评估方法比较东亚和欧盟经济体,其研究结果表明,东亚国家的内部贸易和投资已经达到了很高水平,对冲击的调整速度很快,并认为东亚国家和欧洲国家一样满足最优货币联盟的标准。此外,Baek和Song通过测算东亚国家的相关经济指标(包括区域内贸易、出口中的制成品份额、开放度、不对称性冲击、经济结构的相似性、要素的流动性等)分析认为中国、日本、韩国、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适宜作为东亚地区货币联盟的合理候选成员。这些国家(地区)与欧洲货币联盟(European Monetary Union,EMU)相比,更符合最优货币联盟的条件。Goto等构建使用贸易依存度指数(或称为贸易密度指数)对东亚与欧元区的域内贸易进行比较研究,指出东亚区域内部双边贸易强度整体高于欧元区,有些东亚次区域的双边贸易强度甚至高于欧元区内部双边贸易强度的一般水平。 [^Back]

    [5]. (1)作为其中的代表性研究,关志雄、Rudiger Dornbusch等提出以“钉住日元”为核心理念的“日元区”方案,但受到益田等学者的反对,他们认为区域各国完全转向“钉住日元”是不切实际的。1999年日本政府首次提出建立由美元、日元和欧元组成的货币篮子制度,主要货币联动的汇率形成机制在学界形成热议。在主要货币篮子基础上,伊藤、小川、清水等提出基于区域主要货币建立“亚洲货币单位”,日元在其中占主要权重,区域各国应转向钉住这个货币篮子。类似的观点还有村濑哲司提出的“亚洲货币制度”以及李晓、平山健二郎提出的“东亚区域货币体系”。 [^Back]

    [6]. (2)该会议与亚洲开发银行(ADB)年会同时召开,原则上每年举行一次。会议早期的参会者为13国财政部长以及亚洲开发银行行长,并于第14届会议后扩充加入了13国中央银行行长。 [^Back]

    [7]. (3)2010年后在CMI的基础上升级为清迈多边协议(Chiang Mai Initiative Multilateralization,CMIM)。 [^Back]

    [8]. (4)区域金融合作的重点议题是以第3届“10+3”领导人会议后形成的共同宣言为基础形成的。 [^Back]

    [9]. (1)关于债券担保机制与机构建设的具体政策,基于研究会提出“灵活运用官方金融机构的证券担保功能,并形成贸易保险的信用补充制度”的政策方向后,大藏省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第一,灵活发挥JBIC(日本国际协力银行)和日本贸易保险(NEXI)的风险担保功能;创建信用补充制度,重点针对由东亚区域中小型企业(包括日本海外分公司)发行的以当地货币计价的公司债券和公司债券担保证券(CBO),支持其债券发行。第二,通过海外事业资金贷款保险(由NEXI负责),为与区域内的企业有贸易往来的日本公司提供信用担保。 [^Back]

    [10]. (2)依托ABMI机制,由日本财务省推动的区域日元债券市场建设具体包括以下3种类型。其一,债券发行担保机制,包括对本币债券、日元债券发行提供担保,以及对当地发行的债券担保证券(Collateralized Bond Obligation,CBO)提供再担保。例如,由JBIC发行泰国、马来西亚以及印度尼西亚的当地货币计价债券(2005年8月);由JBIC为泰国、马来西亚以及印度尼西亚的当地企业(包括所在地日企)发行的当地计价债券提供信用担保;针对在韩国发行的日元企业CBO,由JBIC提供再担保(2004年6月)。其二,武士债券发行援助方案(Market Access Support Facility,MASF),并由JBIC提供部分融资担保(2009年4月)。其三,在MASF基础上,进一步强化东京离岸市场的债券担保与收购机制(Guarantee and Acquisition toward Tokyo Market Enhancement,GATE)。日元债券发行方基本为区域各国政府以及官方机构,由JBIC提供担保,并获得其中部分债券。 [^Back]

    [11]. (1)《新意见》认为,日元与东亚国家之前缺乏货币直接兑换机制,导致日元在外汇市场上的交易成本居高不下,这是日元在区域内使用规模持续低迷的主要原因。 [^Back]

    [12]. (2)美元本位制之下,日元与东亚区域货币间的兑换都要以美元为中介来进行,仅手续费来看就要收取两次,大大阻碍了日元与其他货币间的兑换。作为日元国际化重启的重要一环,2012年6月1日以后,日元与人民币间开始实行直接兑换制度,由于不再收取双重手续费(佣金和汇率差价),削减了此前金融机构和从事进出口企业换汇的高昂成本;同时,两货币间的兑换受到美元汇率剧烈波动的风险也得到了降低。日本官方意图通过直接兑换的一系列便利化政策,推动在东京形成人民币交易以及人民币债券发行等的境外市场,以此扩大日元计价与人民币计价金融产品间的流通规模。长期来看,围绕区域货币离岸建设的方针,日本政府还将尝试加强日元与人民币以外其他货币间的直接兑换。 [^Back]

    [13]. (1)除了“AFMM+3”(ABMI)机制以外,2003年6月,依托东亚及太平洋中央银行行长会议组织(Executives Meeting of East Asia and Pacific Central Banks,EMEAP),区域各国设立了亚洲债券基金(Asian Bond Fund,ABF)。其第二阶段工作(2004年12月开始)的推进重点围绕区域各国本币债券展开,发行了两种债券,即泛亚债券指数基金(Pan-Asian Bond Index Fund,PAIF)以及单一市场基金(Single-market Funds),共计20亿美元规模。 [^Back]

    [14]. (1)学界关于日元债券推进政策以失败告终的原因分析可主要归纳为以下几个层面:(1)律师费用及银行手续费开支太高,发行手续过于繁杂;(2)关于发行手续方面,没有开具出英语版的文件;(3)在东亚,非居住身份的机关投资家的人数有限。本研究中,笔者认为日元与区域其他货币间的兑汇风险上升是最为主要的原因。 [^Back]

    [15]. (1)已有研究中中日货币合作是主流观点,代表性研究Agnès Bénassy-Quéré等(2000)认为,经贸关系密切的东亚新兴市场经济理应考虑建立区域货币联盟,强调中日合作的必要性。也有部分研究强调中日货币间是一种竞争关系,Von Furstenberg,Jianjun Wei(2002)认为未来在东亚人民币与日元是相互竞争的关系。 [^Back]

    [16]. (1)渣打人民币环球指数目前已覆盖4个主要的人民币离岸市场,包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和伦敦、新加坡;计算4项业务的增长,包括存款(财富储存)、点心债券和存款证(融资工具)、贸易结算和其他国际付款(国际商贸)以及外汇(交易渠道)。 [^Back]

    [17]. (2)截至2017年8月,人民币为全球第五大国际支付货币,所占份额为1.94%。其主要原因是2015年“8.11汇改”后,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波动以及由此产生的中国外汇储备大幅下降所致。 [^Back]

    [18]. (3)据IMF官方统计,截至2016年12月末,人民币储备约合845.12亿美元,仅占全球外汇储备总额的1.07%。 [^Back]

    [19]. (1)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的决议正式生效。作为第一个被纳入SDR货币篮子的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人民币在SDR中权重为10.92%,其所占份额超过日元和英镑。此后,IMF开始在其“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季度调查中单独列出人民币资产,以反映全球人民币外汇储备的持有情况。IMF这一举措充分反映了其对中国通过金融市场化改革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的认可,同时也将提高各国在外汇储备配置中对人民币的接受程度。IMF表示,“中国当局为支持人民币国际化所推出的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尤其是市场准入方面的改革,将便利人民币的国际使用和货币当局的储备经营管理”。 [^Back]

    [20]. (2)日本通产省《进出口货币计价动向》以及财务省《贸易交易中各货币使用比例》等日本官方统计显示,2000年以后日本与东亚区域各国贸易中日元结算的比重基本稳定维持在23%~28%之间。 [^Back]

    [21]. (1)日元迂回问题已经得到众多学者的论证。作为日本国内银行的国际金融业务的一部分,有相当数量的短期日元资金流入亚洲金融中心(中国香港、新加坡),但最终返回到日本。因此,日元资金并没有提供给亚洲各地的企业用于贸易和投资活动,它对日元国际化并未起到积极的推进作用。 [^Back]

    [22]. (2)在最近10年中,美元和欧元合计占国际外汇储备份额的80%以上。 [^Back]

    References

    [1]陆长荣,崔玉明.日元国际化重启对人民币国际化路径选择的启示[J].日本学刊,2017(5):105-129.

    [2]SHENG A.From Asian to Global Financial Crisis:An Asian Regulator's View of Unfettered Finance in the 1990s and2000s[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9:9.

    [3]MCKINNON R I.The Rules of the Game:International Money in Historical Perspective[J].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1993(1):1-44.

    [4]ITO T,KOBUCHI S,SATO K.Choice of Invoicing Currency:New Evidence from a Questionnaire Survey of Japanese Export Firms[R].RIETI Discussion Paper Series 13-E-034,2013.

    [5]

    [6]许祥云,吴松洋,宣思源.成本美元定价、东亚生产体系和出口标价货币选择——日元区域化的困境及启示[J].世界经济研究,2014(11):23-28.

    [7]徐奇渊,李婧.国际分工体系视角的货币国际化:美元和日元的典型事实[J].世界经济,2008(2):30-39.

    [8]上川孝夫,李晓.人民币、日元与亚洲货币合作:中日学者的对话[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9]KATADA S N.Regional Financial Cooperation[C]//Mark Beeson,Richard Stubbs,eds.Routledge Handbook on Asian Regionalism.London:Routledge,2011.

    [10]刘瑞.日元国际化困境的深层原因[J].日本学刊,2012(2):96-111.

    [11]李晓.“日元国际化”的困境及其战略调整[J].世界经济,2005(6):3-18.

    [12]殷剑锋.人民币国际化:“贸易结算+离岸市场”,还是“资本输出+跨国企业”——以日元国际化的教训为例[J].国际经济评论,2011(4):53-68.

    [13]管涛,陈之平.日元国际化对人民币“走出去”的启示[J].国际金融,2014(8):36-41.

    [14]

    [15]

    [16]EICHENGREEN B,BAYOUMI T.Is Asia an Optimum Currency Area Can It Become One Regional,Global and Historical Perspectives on Asian Monetary Relations[R].Center for International&Development Economics Research Working Papers,1996.

    [17]SEUNG-GWAN BEAK,CHI-YOUNG SONG.Is Currency Union a Feasible Option in East Asia[C]//Research in International Business and Finance,2006(1):77-94.

    [18]GOTO JI.Economic Preconditions for Monetary Integration in East Asia[C]//Discussion Paper Series of Research Institute for Economics&Business Administration(Kobe University),No.132,2002.

    [19]COHEN B J.The Geography of Money,Ithaca[M].N.Y.:Cornell University Press,1998.

    [20]刘锡良,王丽娅.国际货币竞争理论研究评述[J].经济学动态,2008(5):98-102.

    [21]AGNES B-Q,COEURE B.Big and Small Currencies:The Regional Connection[Z].CEPII,document de travail no2000-10.

    [22]

    [23]DORNBUSCH R,PARK Y-C.Flexibility or Nominal Anchors[C]//COLLIGNON S,PISANI-FERRY J,PARK Y C,eds.Exchange Rate Policies in Emerging Asian Economies.New York:Routledge,1999.

    [24]

    [25]

    [26]

    [27]

    [28]

    [29]

    [30]李晓.东亚货币合作为何遭遇挫折?兼论人民币国际化及其对未来东亚货币合作的影响[J].国际经济评论,2011(1):109-128.

    [31]陆长荣,孙健美.日本区域金融政策的“二元结构”与日元“再国际化”困境考察[J].日本学刊,2016(6):64-84.

    [32]

    [33]甄峰.货币竞争与人民币国际化[J].金融监管研究,2014(7):62-76.

    [34]STRANGE S.The Politics of International Currencies[J].World Politics,1971(2):215-231.

    [35]禹钟华,祁洞之.国际货币体系演化的内在逻辑与历史背景——兼论国际货币体系与资本全球化[J].国际金融研究,2012(9):4-10.

    [36]FURSTENBERG V,WEI J.The Chinese Crux of Monetary Union in East Asia[R].G7/G8 Scholarly Publications and Papers,2002.

    [37]王元龙.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若干问题研究[J].财经经济,2009(7):16-22.

    [38]中国人民银行.2017人民币国际化报告[R].北京:中国人民银行,2017.

    [39]ZHANG T(Deputy Managing Director of IMF).Speech on 2nd CF40-PIIE China Economic Forum in the US[EB/OL].(2016-10-05)[2018-03-03].http://www.imf.org.en/News/Articles/2016/10/05/SP100516-PIIE-China-Economic-Forum.

This Article

ISSN:1000-355X

CN: 22-1065/F

Vol , No. 03, Pages 38-58

May 2018

Downloads:0

Share
Article Outline

摘要

  • 一、文献综述
  • 二、区域金融合作是日元国际化重启的契机与基础
  • 三、区域金融合作框架下日元国际化重启的重点方向与效果分析
  • 四、区域合作视角下日元国际化重启困境的原因解析
  • 五、日元国际化重启的两难逻辑与中日货币竞合关系的构建
  • 六、展望:竞合关系视角下货币区域化的“公共产品”目标
  • 脚注

    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