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论17世纪的一项宗教文化试验方案

孙尚扬1

(1.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

【摘要】17世纪被很多学者视作早期现代性的起点, 其中一个重大的思想史事件是培根提出将试验法引入到对自然和世界的理解之中。而中国的儒家天主教徒与传教士则在南京教案中提出了一项宗教文化试验方案, 其核心原则是通过试验之法论证儒耶相合基础上的天主教的正统性, 次要原则是吁请朝廷通过试验对天主教与释道平等相待, 予以容纳。这些原则虽然彰显了一些儒家天主教徒较为开放健全的文化心态, 却与同样在17世纪产生的早期现代性的一些关键观念 (如洛克提出的政教分离、良心自由、宗教自由) 颇有距离。但是, 就是这样一项温和的试验方案却遭到了最高统治者拒斥, 这预示着政主教从和儒教正统支配的传统还将在路径依赖所形成的惯性中运转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关键词】 试验法; 南京教案; 正统; 平等; 容纳; 早期现代性;

【DOI】

Download this article

    脚注

    [1]. (1) 罗宾·科恩、保罗·肯尼迪:《全球社会学》, 文军等译,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1年, 第61页。 [^Back]

    [2]. (2) 李伯重:《火枪与账簿:早期经济全球化时代的中国与东亚世界》,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7年, 第57页。 [^Back]

    [3]. (3) 欧阳哲生:《古代北京与西方文明》,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8年, 第164页。 [^Back]

    [4]. (4) 彭慕兰:《大分流:欧洲、中国及现代世界经济的形成》,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0年, 第2页。 [^Back]

    [5]. (5) ⑥ 弗里德里希·希尔:《欧洲思想史》, 赵复三译,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1998年, 第461页。 [^Back]

    [6]. [^Back]

    [7]. [^Back]

    [8]. (8) 以上参见小约翰·威特:《宗教与美国宪政经验》, 宋华琳译, 上海三联书店, 2011年, 第4页。 [^Back]

    [9]. (9) 培根:《新工具》, 许宝骙译, 商务印书馆, 1984年, 第18-19页。 [^Back]

    [10]. (10) 卡尔·雅斯贝斯:《历史的起源与目标》, 魏楚雄、俞新天译, 华夏出版社, 1989年, 第7-14页。 [^Back]

    [11]. (11) 冯天瑜:《明清之际中国文化的近代转向》, 《武汉大学学报》2018年第4期, 第90-96页。 [^Back]

    [12]. (12) 小约翰·威特:《宗教与美国宪政经验》, 第84页。 [^Back]

    [13]. (13) 徐光启:《辩学疏稿》, 参见吴相湘主编《天主教东传文献续编》 (一) , 台北:学生书局, 1986年, 第29页。 [^Back]

    [14]. (14) 至少可参见张锴:《庞迪我与中国》, 大象出版社, 2009年, 第285页;黄一农:《两头蛇:明末清初的第一代天主教徒》, 上海世纪出版有限公司与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5年, 第117-122页;肖清和:《“天会”与“吾党”:明末清初天主教徒群体研究》, 中华书局, 2015年, 第87-98页;Dudink的未刊博士论文 (荷兰莱顿大学) , Chiristianity in Late Ming China: Five Studies。 [^Back]

    [15]. (15) 利玛窦曾在他那部著名的《基督教远征中国史》中使用了“适应”一词, 他谈到各个宗教团体必须“依基督教的方式修正和适应”, 参见柯毅霖:《晚明基督论》, 王志成、思竹、汪建达译, 四川人民出版社, 1999年, 第44页。 [^Back]

    [16]. (16) 以上参见孙尚扬:《明末天主教与儒学的互动》, 宗教文化出版社, 2013年, 第4-24页。 [^Back]

    [17]. (17) 科大卫:《明清社会和礼仪》, 曾宪冠译,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7年, 第3-10页。 [^Back]

    [18]. (18) 韦伯:《韦伯作品集》V《中国的宗教·宗教与世界》, 康乐、简惠美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4年, 第236页。 [^Back]

    [19]. (19) 参见北平故宫博物院编《康熙与罗马使节关系文书影印本》, 1932年, 第17页。 [^Back]

    [20]. (20) 张锴对利玛窦在庞迪我与龙华民之间的艰难选择做了较详细的考察, 其中亦多有心理分析。见前揭《庞迪我与中国》, 第169-191页。 [^Back]

    [21]. (21) 《破邪集》, 收入《大藏经补编》 (28册) , 台北:华宇出版社, 1986年, 第229页。南京礼部郎中徐如柯在《乾坤正气集》 (卷二百九十) 《处西人王丰肃议》中亦有类似的描述。 [^Back]

    [22]. (22) 钟鸣旦:《杨廷筠:明末天主教儒者》,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2年, 第110页。 [^Back]

    [23]. (23) 邹振环:《明末南京教案在中国教案史研究中的“范式”意义》, 《学术月刊》, 2008年5月, 第40卷5月号, 第122页。 [^Back]

    [24]. (24) 《破邪集》, 收入《大藏经补编》 (28册) , 第220页。据大明律, “凡无文引私度关津者, 杖八十。若关不由门, 津不由渡, 而越度者, 杖九十。若越度缘边关塞者, 杖一百, 徒三年。因而出外境者, 绞守把之人, 知而故纵者, 同罪。失于盘诘者, 各减三等, 罪止杖一百。军兵又减一等, 并罪坐直日者。 (余条准此。) 若有文引冒名度关津者, 杖八十。家人相冒者, 罪坐家长。守把之人知情与同罪, 不知者不坐”。见 (明) 刘惟谦撰《大明律30卷》, 北京爱如生数字化技术研究中心研制中国基本古籍库收录日本景明洪武刊本, 第49页 (本文引用爱如生中心研制数据库标注页数均为电子显示页, 下同) 。“凡缘边关塞及腹里地面, 但有境内奸细走透消息于外人及境外奸细入境内探听事情者, 盘获到官, 须要鞫问接引、起谋之人, 得实皆斩。经过去处守把之人, 知而故纵及隐匿不首者, 并与犯人同罪, 失于盘诘者, 杖一百, 军兵杖九十。”同上书, 第50页。对此, 庞迪我在《具揭》中辩护道:利玛窦、庞迪我等人从广东到北京一路都得到各地官员乃至朝廷官员的允准与帮助, 他甚至具体开列这些名公钜卿的姓氏与官职, 皆历历可鉴, 并指出玛窦到北京后“固辞荣爵, 受廪大官, 于时礼部尚书冯研究学术, 罄知玛窦等奉事天主事实, 屡欲奏闻表章。” (《徐家汇藏书楼明清天主教文献》) (一) , 以下简称《徐家汇藏书》 (一) , 台北:辅神, 1996年, 第71-75页。) 这种辩护可谓绵里藏针, 警示沈不要得罪亲善传教士的官僚群体甚至皇帝本人。 [^Back]

    [25]. (25) “凡师巫假降邪神, 书符咒水, 扶鸾祷圣, 自号端公、太保师婆, 及妄称弥勒佛、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宗等会, 一应左道乱正之术, 或隐藏图像, 烧香集众, 夜聚晓散, 佯修善事, 扇惑人民, 为首者绞, 为从者各杖一百, 流三千里。”刘惟谦撰《大明律30卷》, 第39页。 [^Back]

    [26]. (26) 韦伯:《韦伯作品集》V《中国的宗教·宗教与世界》, 第277、273页。 [^Back]

    [27]. (27) 《破邪集》, 第220页。 [^Back]

    [28]. (28) 对此, 庞迪我和熊三拔及时在《具揭》中批驳道:“大西洋者, 对小西洋而言, 海有大小, 非国大小, 舆地图可按也。间称泰西, 或太西, 犹言极西耳, 以自别于回回之西域也。又见中国郡邑, 亦有系以大字者, 并无妨碍, 辇毂之下, 邑有大兴, 郡有大名, 其余大同、大足、泰安、泰和等, 乃至附近小国, 亦不闻禁称大食、大琉球等, 是以不识忌讳耳。若偶称迪我辈为大西国人, 此或道路之言, 何能知之!”《徐家汇藏书》 (一) , 第76-77页。这种反驳至少符合当时中国人尚不熟悉的西方形式逻辑。 [^Back]

    [29]. (29) 《破邪集》, 第221页。对此, 庞迪我在《具揭》中的辩护是:“天主者, 造天地万物之主。西国所事之天主, 即中国所奉之天, 即中国所祀之昊天上帝也……中国称上帝为天, 犹称帝王为朝廷, 亦无不可, 特因此中文字圆活, 称旋转者曰天, 称主宰者亦曰天, 可以意会, 西国行文, 务须分别, 必称天主云耳, 故天也, 上帝也, 天主也, 一也。若云驾轶其上, 则是谓天主为昊天上帝之主乎?人虽至愚, 当知无物能驾轶于上帝之上者。”《徐家汇藏书》 (一) , 第78-79页。这里使用的仍然是合儒的适应策略。 [^Back]

    [30]. (30) 徐光启曾坦承:“南京礼部参西洋陪臣庞迪我等, 内言其说浸淫, 即士君子亦有信向之者……信向之者, 臣也。”参见《辩学疏稿》, 第21页。 [^Back]

    [31]. (31) 参见《破邪集》, 第221-222页。鉴于当时西洋历法的明显先进性, 庞迪我在《具揭》中的辩护就不复述了。 [^Back]

    [32]. (32) 《破邪集》, 第222页。针对这一指控, 庞迪我以“祭义不同”进行辩护。其言曰:“以报以祈, 惟天主可以当之。俗有祭祀而祈福免祸于祖宗者, 此为以天主之权之能, 加于人类, 故不可也, 典制礼文, 原无此等。若所谓荐其时食, 事死如生, 或如西国陈设品物, 为祖宗施贫, 以祈冥福于天主, 何为不可乎?至乃依从佛法, 焚烧金钱楮币, 谓此伪物, 可以贿嘱阴司, 矫诬灭理, 长恶沮善, 此又断乎不可, 且亦非旧典礼文也。居恒为人讲解义理, 使其裁择, 勿作罪愆, 曷尝禁人享奠乎?教中十诫, 尊事天主而下, 首重君亲, 不孝不弟, 罪恶甚大, 地狱之苦甚深, 翻译经书一一可按。此释道二氏妒嫉之言, 流传诬证耳, 世岂有教人不孝不弟之教哉?”参见《具揭》, 《徐家汇藏书》 (一) , 第82-84页。这里意思很明显, 庞迪我坚持教徒只能向天主祈报 (祭) , 但允许他们“事死如事生”般地祭祖, 以祈冥福于天主。这应该算是耶儒礼仪交织融汇的结果之一, 也是天主教礼仪中国化的尝试性成果。 [^Back]

    [33]. (33) 《破邪集》, 第222页。庞迪我的辩护是, 他本人在京师“蒙主上圣恩, 大官之膳, 幸足支给, 无事须财, 却亦不能共给施舍”。耶稣会的“其他同志, 或时阙乏, 未免斤卖器物, 举债质当, 以给衣食”, 匮乏时, 常“并日而食”, 根本无证据表明传教士有能力“买人入道”, 更无“图谋之意”。在说明传教士的宗教活动资金来源时, 庞迪我还说教中“自有本等支给”, 多由“无欺”之欧洲商人来华 (澳门?) 后依法“寄橐附致”。参见《具揭》, 《徐家汇藏书》 (一) , 第84-87页。这与徐光启在《辩学疏稿》中否定传教士接受“夷商接济”、只“取给于捐施”的说法相似, 参见《天主教东传文献续编》 (一) , 第31页。庞徐二人之疏稿多有雷同。这引发一个问题:二人同时在京, 写作时是否曾彼此通气?这个问题值得探究, 张锴明确认定, “《具揭》著者深受徐光启《辩学章疏》的影响”, 然未审其据何在, 参见《庞迪我与中国》, 第329页。另外, 关于传教活动经费来源问题, “会审钟鸣礼一案”中有更具体的记录:“其银自西洋国送入澳中, 澳中商人转送罗儒望, 罗儒望转送到此, 岁岁不绝。”参见《破邪集》, 第237页。 [^Back]

    [34]. (34) 参见《具揭》, 《徐家汇藏书》 (一) , 第138页。 [^Back]

    [35]. (35) 《破邪集》, 第223-224页。 [^Back]

    [36]. (36) 同上, 第224-226页。 [^Back]

    [37]. (37) 同上, 第231页。 [^Back]

    [38]. (38) 万历皇帝对徐疏的朱批是“知道了”, 态度虽模棱两可, 却也未加褒贬。参见《庞迪我与中国》, 第317页。 [^Back]

    [39]. (39) 甚至内侍的言说也可能影响了万历皇帝未采取极端的禁教措施, 徐光启曰:“皇上……近日又问近侍云:西方贤者如何有许多议论?内侍答言, 在这里一向闻得他好, 主上甚明白也。”参见王重民辑校《徐光启集》,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4年, 第492页。 [^Back]

    [40]. (40) 《徐光启集》, 第492页。 [^Back]

    [41]. (41) 梁家勉:《徐光启年谱》,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1年, 第113页。 [^Back]

    [42]. (42) 费赖之:《在华耶稣会士列传及书目》, 冯承均译, 中华书局, 1995年, 第76页。关于庞迪我绘制地图一事, 还可参看他本人为此而呈上的奏疏, 参见《职方外纪校释》, 艾儒略著, 谢方校释, 中华书局, 1996年, 第17-19页。 [^Back]

    [43]. [^Back]

    [44]. (44) 参见《辩学疏稿》, 第22-23页。 [^Back]

    [45]. (45) 参见《具揭》, 第78-80页。 [^Back]

    [46]. (46) 同上, 第115-120页。 [^Back]

    [47]. [^Back]

    [48]. (48) 参见《韦伯作品集》V《中国的宗教·宗教与世界》, 第280页。 [^Back]

    [49]. (49) 《具揭》, 第120页。 [^Back]

    [50]. [^Back]

    [51]. (51) 《具揭》, 第107-108页。 [^Back]

    [52]. (52) 《辩学疏稿》, 第29-30页。 [^Back]

    [53]. (53) 参见朱维铮主编《利玛窦中文著译集》,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1年, 第48-57页。 [^Back]

    [54]. (54) 保罗·尼特:《宗教对话模式》, 王志成译,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4年, 第141-142页。 [^Back]

    [55]. (55) 《利玛窦中国札记》, 何髙济、王遵仲、李申译, 中华书局, 1983年, 第365-368页。 [^Back]

    [56]. (56) 《辩学疏稿》, 第30-31页。 [^Back]

    [57]. (57) 同上, 第31-34页。 [^Back]

    [58]. [^Back]

    [59]. (59) 《韦伯作品集》V《中国的宗教·宗教与世界》, 第245页。 [^Back]

    [60]. (60) 《辩学疏稿》, 第26-27页。 [^Back]

    [61]. (61) 同上, 第28-29页。 [^Back]

    [62]. (62) 以上引语参见《具揭》, 第87-88页。 [^Back]

    [63]. (63) 罗宾·科恩、保罗·肯尼迪:《全球社会学》, 第65页。 [^Back]

    [64]. (64) 洛克:《论宗教宽容》, 吴云贵译, 商务印书馆, 1996年, 第1页。 [^Back]

    [65]. (65) 同上, 第5、15、24、42等页。 [^Back]

This Article

ISSN:1000-4289

CN: 11-1299/B

Vol , No. 01, Pages 20-30

February 2019

Downloads:0

Share
Article Outline

知识点

摘要

  • 一、宗教文化试验方案提出的背景
  • 二、宗教试验方案提出的核心原则:正统性
  • 三、次要原则:儒教支配下的容纳与平等
  • 四、结语
  • 脚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