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系研究中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

李少军1

(1.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 上海 200020)

【摘要】国际关系学是个不完美的学科。人们追求的是没有疑问的确定知识, 但实际上却面对着许多难以认知的对象和研究的不确定性。由于国际关系事实具有社会属性和系统属性, 观念因素不能直接观察, 系统效应的复杂影响难以解释, 因此信息的不完备和推论的不确定性不能避免。在这样的学科背景下, 人们进行国际关系研究既需要解释变量间关系的确定性, 也需要解释观念因素和复杂系统导致的不确定性。解释确定性, 是在既定前提下指明一定事态的属性与可能的变化范围, 告诉人们应当关注的方向与因素。解释不确定性, 是要说明系统中不可以观察因素的复杂构成, 并推论其互动关系和对系统效应的贡献。在这两项不可以分割开的研究中, 人们需要积累有关各种单一机制的确定性知识, 同时也需要不断加深对不确定性的理解。就国际关系学科而言, 确定的知识都是特定前提的推论结果, 并不能解释国际关系的全部。有关不确定性的知识, 无论对研究者还是决策者来说都是必要的和需要的, 因为国际大环境就是不确定的, 人们需要有不断深入的认识。

【关键词】 确定性; 不确定性; 系统效应; 理性主义; 建构主义;

【DOI】

Download this article

    脚注

    [1]. ①参见John Lewis Gaddis,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Theory and the End of the Cold Wa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17, No.3, 1992/1993, pp.5-58。 [^Back]

    [2]. ②参见Webster's Ninth New Collegiate Dictionary, Springfield:Merriam-Webster Inc., 1991, p.223, p.1284。 [^Back]

    [3]. ①参见F.David Peat, From Certainty to Uncertainty:The Story of Science and Ideas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Washington, D.C.:Joseph Henry Press, 2002, esp.pp.ix-xiv。本文的相关陈述参阅了出版社对该书的介绍。 [^Back]

    [4]. ②爱德华·卡尔著, 秦亚青译:《20年危机 (1919-1939) :国际关系研究导论》, 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5年版, 第213页。 [^Back]

    [5]. ①参见Thomas R.Palfrey and Howard Rosentha, l“Voter Participation and Strategic Uncertainty,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Vol.79, No.1, 1985, pp.62-78;Barry Nalebuf, f“Brinkmanshipand Nuclear Deterrence:The Neutralityof Escalation, ”Conflict Management and Peace Science, Vol.9, No.2, 1986, pp.19-30;Robert Powel, l“Nuclear Brinkmanship with Two-Sided Incomplete Information,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Vol.82, No.1, 1988, pp.155-178;James D.Morrow, “Capabilities, Uncertainty, and Resolve:A Limited Information Model of Crisis Bargaining,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Vol.33, No.4, 1989, pp.941-972;D.Marc Kilgour and Frank C.Zagare, “Credibility, Uncertainty and Deterrence,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Vol.35, No.2, 1991, pp.305-334;Keisuke Iida, “When and How Do Domestic Constraints Matter?Two-Level Games with Uncertainty, ”Journal of Conflict Resolution, Vol.37, No.3, 1993, pp.403-426;Keisuke Iida, “Analytic Uncertainty an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Theory and Application to International Economic Policy Coordination,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 Vol.37, No.4, 1993, pp.431-457。 [^Back]

    [6]. ②参见David Edelstein, “Managing Uncertainty:Beliefs About Intentions and the Rise of Great Powers, ”Security Studies, Vol.12, No.1, 2002, pp.1-40;Brian C.Rathbun, “Uncertain About Uncertainty:Understanding the Multiple Meanings of a Crucial Concept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Theory,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 Vol.51, No.3, 2007, pp.533-557;Jennifer Mitzen and Randall L.Schweller, “Knowing the Unknown Unknowns:Misplaced Certainty and the Onset of War, ”Security Studies, Vol.20, No.1, 2011, pp.2-35;田野:《关于国际政治经济中的不确定性的理论探讨》, 载《国际论坛》, 2000年第4期, 第62-67页;马骏:《不确定性及其后果---国际制度的认知基础》, 载《国际观察》, 2011年第1期, 第52-59页;唐世平:《一个新的国际关系归因理论---不确定性的维度及其认知挑战》, 载《国际安全研究》, 2014年第2期, 第3-41页。 [^Back]

    [7]. [^Back]

    [8]. [^Back]

    [9]. [^Back]

    [10]. [^Back]

    [11]. [^Back]

    [12]. ③约翰·米尔斯海默著, 王义桅、唐小松译:《大国政治的悲剧》,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第55页。 [^Back]

    [13]. [^Back]

    [14]. [^Back]

    [15]. [^Back]

    [16]. [^Back]

    [17]. [^Back]

    [18]. ①江忆恩在对中国战略文化的研究中, 以中国的明代历史为研究对象, 通过解读中国古代的兵书并分析明代的对外关系, 得出了“文化现实主义”的结论, 即中国古代王朝在对外关系中是倾向于使用武力的, 而且这种战略文化传统对当代中国仍有影响。参见Alastair Iain Johnston, Cultural Realism:Strategic Culture and Grand Strategy in Chinese History, 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5。 [^Back]

    [19]. ②关于系统效应, 可参见罗伯特·杰维斯著, 李少军等译:《系统效应:政治与社会生活中的复杂性》,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 第3-15、33-80页。就现实的事例而言, “伊斯兰国 (IS) ”的发生从某种程度上讲就是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的非故意的结果。 [^Back]

    [20]. ③2014年7月举行的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取得的成果共116项。参见《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框架下战略对话具体成果清单》,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4-07/12/c_1111579285.htm, 登录时间:2015年4月18日。 [^Back]

    [21]. ①Reuben Ablowitz, “The Theory of Emergence, ”Philosophy of Science, Vol.6, No.1, 1939, pp.2-3.转引自罗伯特·杰维斯:《系统效应:政治与社会生活中的复杂性》, 第10页。 [^Back]

    [22]. ①对古典现实主义推论的概括, 参见罗伯特·杰克逊、乔格·索伦森著, 吴勇、宋德星译:《国际关系理论与方法》, 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 第94-98页。 [^Back]

    [23]. ②肯尼思·华尔兹著, 信强译:《国际政治理论》,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第132-134、154-156、168-170页。 [^Back]

    [24]. ③参见肯尼思·沃尔兹著, 张睿壮、刘丰译:《现实主义与国际政治》,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第51-52页。 [^Back]

    [25]. ①关于新古典现实主义理论, 参阅Gideon Rose, “Neoclassical Realism and Theories of Foreign Policy, ”World Politics, Vol.51, No.1, 1998, pp.144-172。 [^Back]

    [26]. ②约翰·米尔斯海默:《大国政治的悲剧》, 第55-66页。 [^Back]

    [27]. ③关于进攻现实主义与防御现实主义的讨论, 参见Glenn H.Snyder, “Mearsheimer's World-Offensive Realism and the Struggle for Security,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27, No.1, 2002, pp.149-173。 [^Back]

    [28]. ④对自由制度主义的概括, 可参见罗伯特·杰克逊、乔格·索伦森:《国际关系理论与方法》, 第141-149页。 [^Back]

    [29]. ①亚历山大·温特著, 秦亚青译:《国际政治的社会理论》,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第23-28页。 [^Back]

    [30]. ①关于相关性与变量关系的解释, 可参阅一个有趣的事例:2012年一位学者通过定量研究发现, 一个国家消费的巧克力越多, 该国人均产生的诺贝尔奖得主便越多。不过, 该学者没有办法说明这两者的关系, 只能解释为巧克力可能有助于促进人的认知功能。该学者承认, 两者的关系也可能是反向的, 即获得诺奖多的国家消费巧克力多。研究者没有获奖者个人消费的数据, 只有国家平均数。他认为也有可能是一个未知原因促进了这两者。这个事例说明了解释对于数据计算的重要性。参见Franz H.Messerl, i“Chocolate Consumption, Cognitive Function and Nobel Laureate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Vol.367, No.16, 2002, http://www.nejm.org/toc/nejm/367/16/, 登录时间:2015年4月20日。 [^Back]

    [31]. [^Back]

This Article

ISSN:1006-9550

CN: 11-1343/F

Vol , No. 06, Pages 23-38+156-157

June 2015

Downloads:15

Share
Article Outline

摘要

  • 一确定性/不确定性的概念与国际关系研究
  • 二国际关系研究中不确定性的根源
  • 三不确定性对国际关系研究的影响
  • 四结论
  • 脚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