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实主义的被动外交——欧盟南海政策的演进及未来走向

敬璇琳1 刘金源1

(1.南京大学历史学院)

【摘要】随着南海局势不断升温, 欧盟于2012年正式将南海问题纳为《欧盟东亚外交与安全政策指南》中的三大安全问题之一。从欧盟南海政策演变过程来看, 大致经历了初步形成三大框架、逐步调整与完善以及稳中有变三个阶段, 体现出政策的务实主义特征。尽管欧盟南海政策不断走向成熟, 但成员国之间强烈的矛盾性以及外部压力迫使下的被动性是制约其发挥地区影响力的关键瓶颈。欧盟介入南海问题既有实现全球海洋战略转型的考量, 也有对航道运输安全和经贸利益受损的担忧, 近年来对中国影响力上升的警惕更是加速了欧盟南海政策的成型。在未来走向上, 欧盟将在大方向上继续跟随美国, 而具体方针则更具有欧盟特色;与此同时, 欧盟南海统一阵线面临较大的内部压力, 整体影响力将大为下降。事实上, 欧盟核心成员国才是影响南海局势走向的关键因素。长远来看, 南海问题将成为欧盟提升东亚安全事务影响力的备选牌, 也有可能成为施压中国的“不定时炸弹”。

【关键词】 欧盟; 南海政策; 务实主义; 被动性; 矛盾性;

【DOI】

Download this article

    脚注

    [1]. [^Back]

    [2]. (2) [埃及]布特罗斯·布特罗斯-加利:《<和平纲领>补编:秘书长在联合国五十周年提出的立场文件》, A/50/60 , 1995年1月3日, 第8页, http://www.un.org/chinese/aboutun/sg/report/hpglbb.htm, 2018年6月1日访问。 [^Back]

    [3]. (3) 国内学者在谈及域外大国南海政策时, 集中于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 对欧盟南海政策关注度不高, 相关学术论文, 参见苏晓晖:“欧盟不愿强势介入南海问题”, 《太平洋学报》2016年第7期;邢瑞利、刘艳峰:“欧盟介入南海问题:路径、动因与前景”, 《现代国际关系》2016年第5期;忻华:“欧洲智库和媒体对南海仲裁案的态度”, 《社会科学文摘》2016年第8期。 [^Back]

    [4]. (4) 1994年, 欧盟委员会出台了第一份针对亚洲的正式官方文件《走向新亚洲战略》 (Towards a New Asia Strategy, Communication from the Commission to the Council) 。该文件指出, 冷战结束后亚洲经济增长迅速, 欧盟理应优先考虑亚洲事务, 增强在亚洲的影响力, 借此争取世界经济的领导地位, 同时还强调与东盟的关系是欧亚对话的基石。 [^Back]

    [5]. [^Back]

    [6]. (6) “欧盟称南海牵扯其重要利益愿协助菲律宾等国”, 凤凰新闻, 2011年11月26日, http://news.ifeng.com/mil/4/detail_2011_11/26/10920900_0.shtml, 2018年6月1日访问。 [^Back]

    [7]. [^Back]

    [8]. [^Back]

    [9]. [^Back]

    [10]. [^Back]

    [11]. [^Back]

    [12]. [^Back]

    [13]. [^Back]

    [14]. [^Back]

    [15]. [^Back]

    [16]. [^Back]

    [17]. (17) “欧盟称美国在南海岛礁附近巡逻是‘行使航行自由’”, 路透社中国, 2015年11月2日, https://cn.reuters.com/article/southchinasea-usa-eu-idCNL3S12X1LB20151102, 2018年6月1日访问。 [^Back]

    [18]. [^Back]

    [19]. [^Back]

    [20]. [^Back]

    [21]. (21) 张陨璧:“欧盟轮值主席国外长:南海问题应由当事方直接对话解决”, 腾讯视频, 2016年7月27日, https://v.qq.com/x/page/w0316hstkf6.html, 2018年2月1日访问。 [^Back]

    [22]. [^Back]

    [23]. (23) 任琳、程然然:“欧盟东南亚政策论析”, 《欧洲研究》2015年第3期, 第33页。 [^Back]

    [24]. [^Back]

    [25]. [^Back]

    [26]. [^Back]

    [27]. [^Back]

    [28]. [^Back]

    [29]. (29) [比利时]斯蒂芬·柯克莱勒、[比利时]汤姆·德尔鲁:《欧盟外交政策》,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 第134页。 [^Back]

    [30]. [^Back]

    [31]. [^Back]

    [32]. [^Back]

    [33]. [^Back]

    [34]. [^Back]

    [35]. [^Back]

    [36]. [^Back]

    [37]. (37) 分别是第一项和第四项主题。Committee and the Committee of the Regions, “Developing the international dimension of the Integrated Maritime Policy of the European Union”, October 15, 2009, COM (2009) 536 final, https://eur-lex.europa.eu/legal-content/EN/TXT/PDF/?uri=CELEX:52009DC0536&from=EN, last accessed on 1 June 2018. [^Back]

    [38]. (38) 前两个优先领域是推动国家管辖范围外海域生物多样性议题和北极事务。刘衡:“介入域外海洋事务:欧盟海洋战略转型”, 《世界经济与政治》2015年第10期, 第66页。 [^Back]

    [39]. [^Back]

    [40]. [^Back]

    [41]. (41) [英]卡罗琳·布沙尔、[英] 约翰·彼得森、[意] 娜塔莉·拓茨:《欧盟与21世纪的多边主义》,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 第35页。 [^Back]

    [42]. [^Back]

    [43]. [^Back]

    [44]. [^Back]

    [45]. [^Back]

    [46]. [^Back]

    [47]. [^Back]

    [48]. [^Back]

    [49]. [^Back]

    [50]. [^Back]

    [51]. [^Back]

    [52]. [^Back]

    [53]. [^Back]

    [54]. [^Back]

    [55]. [^Back]

This Article

ISSN:1004-9789

CN:11-4899/C

Vol 36, No. 04, Pages 66-83

August 2018

Downloads:0

Share
Article Outline

摘要

  • 一 欧盟南海政策的形成及内容
  • 二 欧盟南海政策的特点
  • 三 欧盟南海政策的成因
  • 四 欧盟南海政策的未来走向及对中国的影响
  • 脚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