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力流动与农村社会治安:模型与实证

刘彬彬1 林滨2 冯博2 史清华1

(1.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
(2.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摘要】本文基于1995~2013年中国农村固定跟踪观察点的村级数据研究了劳动力流动对农村社会治安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劳动力流动,特别是劳动力流入对农村民事纠纷、违反治安条例及刑事案件有着正向显著性影响;相对内陆地区,劳动力流动对沿海地区的影响更为明显。此外,贫困发生率、劳动力受教育程度、劳动力闲置及基层村干部数量对农村社会治安的作用不容忽视。因此加强对流入劳动力的监管,完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减少农村贫困群体,对维持农村秩序至关重要。

【关键词】 农村劳动力流动; 民事纠纷; 治安条例; 刑事犯罪;

【DOI】

【基金资助】 国家自然基金项目(71673186、71603154、71473165、71473163) 上海市教委科研创新项目(15ZS022) 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14YJC790034)的支持与资助 全国农村固定观察点办公室给予的大力支持

Download this article

    脚注

    [1]. (1)民事纠纷主要包括:婚姻家庭纠纷、继承纠纷、合同纠纷、物权纠纷、人身纠纷和特殊侵权纠纷等。 [^Back]

    [2]. (2)刑事案件是指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被控涉嫌侵犯了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为追究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而进行立案侦察、审判并给予刑事制裁(如罚金、有期徒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等)的案件。 [^Back]

    [3]. (3)ln(1+MS)是在ln MS的基础上加一个常数1,样本中部分村庄的民事纠纷发生率为0,为保证民事纠纷取0时有意义,所以在取对数的时候,添加常数,这里为了分析简便,添加了常数1。ln(1+ZA)、ln(1+XS)和ln(1+pk)与此类似。 [^Back]

    [4]. (4)村庄有信仰人数,是指村庄中信仰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等其他宗教的人数总和。 [^Back]

    [5]. (5)农村劳动力,指户口在农村以及户口不在农村但常年在农村就业的家庭劳动力。在国营企事业单位做工以及自行外出就业者,户口没有转出,也应包括在内。具有劳动能力的国家离退休人员,尽管户口不在农村,但常年参加农村生产劳动,也应包括在内。户口不在农村,也不在农村就业的在职国家职工,属于非农村劳动力,不应包括在内。 [^Back]

    [6]. (6)年末常住人口,指年末统计的全年经常在家居住或在家居住6个月以上,而且经济生活和本户连成一体的人口。在外劳动的合同工、临时工和其他工,他们在外劳动虽然超过6个月,但其收入主要带回家中,仍要计算在内。在家居住生活和本户连成一体的国家职工、离退休人员,也要计算在内。但参军、在外居住的职工等,则不计算在内。 [^Back]

    [7]. (7)村庄平均收入,该变量在村级数据库中缺失严重,本文利用中国农村固定观察点家庭数据中的“家庭全年纯收入”换算,以替代村级数据库中的村庄平均收入。 [^Back]

    [8]. (8)闲置劳动力人数,按300个闲置劳动日为1人进行换算。 [^Back]

    [9]. (9)(10)中国内陆地区划分:东部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江苏、上海、浙江、福建、广东、海南10省份;中部包括山西、河南、湖北、湖南、安徽、江西6省;西部包括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内蒙古、广西12省份;东北包括黑龙江、吉林、辽宁3省。 [^Back]

    References

    (1)陈春良:《收入差距与我国转型期刑事犯罪率的动态变化研究》,浙江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0年。

    (2)陈春良、易君健:《收入差距与刑事犯罪:基于中国省级面板数据的经验研究》,《世界经济》,2009年第1期。

    (3)陈刚、李树、陈屹立:《人口流动对犯罪率的影响研究》,《中国人口科学》,2009年第4期。

    (4)陈屹立:《犯罪经济学研究新进展》,《经济学动态》,2007年第12期。

    (5)陈硕、章元:《治乱无需重典:转型期中国刑事政策效果分析》,《经济学(季刊)》,2014年第4期。

    (6)陈鹏忠:《农村贫困群体犯罪原因及特征分析--以社会代价论为视角》,《中国农村观察》,2009年第1期。

    (7)都阳、朴之水:《迁移与减贫--来自农户调查的经验》,《中国人口科学》,2003年第8期。

    (8)胡联合、胡鞍钢、徐绍刚:《贫富差距对违法犯罪活动影响的实证分析》,《管理世界》,2005年第6期。

    (9)卢福营:《冲突与协调:乡村治理中的博弈》,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6年。

    (10)马忠东、张为民、梁在、崔红艳:《农村劳动力流动:中国农村收入增长的新因素》,《人口研究》,2004年第3期。

    (11)史晋川、吴兴杰:《我国地区收入差距、流动人口与刑事犯罪率的实证研究》,《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12期。

    (12)王芳:《当代中国农村社会治安问题研究》,吉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3年。

    (13)王桂新、刘旖芸:《上海流动人口犯罪特征及原因分析--透过新闻资料的梳理、分析》,《人口学刊》,2006年第3期。

    (14)吴一平、芮萌:《收入不平等对刑事犯罪的影响》,《经济学季刊》,2010年第10期。

    (15)杨亚南:《新农村建设背景下农村犯罪问题的思考》,《经济研究导刊》,2012年第32期。

    (16)郑杭生:《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发展研究2004:走向更加安全的社会》,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

    (17)章元、刘时菁、刘亮:《城乡收入差距、民工失业与中国犯罪率的上升》,《经济研究》,2011年第2期。

    (18)Allen R.C.,1996,“Socioeconomic Conditions and Property Crime:A Comprehensive Review and Test of the Professional Literature”,Americ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Sociology,Vol.55,pp.293~308.

    (19)Becker Gary S.,1968,“Crime and Punishment:An Economic Approach”,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Vol.76,pp.169~217.

    (20)Bianchi M.,Buonanno P.and Pinotti P.,2008,“Do Immigrants Cause Crime?”,Paris School of Economics,Working Paper.

    (21)Bo E.Honore,1992,“Trimmed Lad and Least Squares Estimation of Truncated and Censored Regression Models With Fixes Effects”,Econometrica,Vol.60,pp.533~565.

    (22)Cerro A.M.,Meloni O.,2000,“Determinants of the Crime Rate in Argentina During the 90’s”,Estudios De Economía,Vol.27(2),pp.297~311.

    (23)Edlund L,Hongbin Li,Junjian Yi and Junsen Zhang,2013,“Sex Ratio and Crime:Evidence from china’s OneChild”,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Vol.95,pp.1520~1534.

    (24)Ehrlich,I.,1973,“Participation in Illegitimate Activities:a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Investigation”,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Vol.81(3),pp.20~26.

    (25)Fajnzylber P.,Daniel Lederman and Norman Loayza,2002,“What Causes Violent Crime?”,European Economic Review,Vol.46(7),pp.1323~1357.

    (26)Gibson J.and Kim B.,2008,“The Effect of Reporting Errors on the Cross-country Relationshipbetween Inequalityand Crime”,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Vol.87(2),pp.247~254.

    (27)Groot W.and H.M.van den Brink,2010,“The Effect of Education on Crime”,Applied Economics,Vol.42(3),pp.279~289.

    (28)Hope Corman,H.Naci Mocan,2000,“ATime-series Analysis of Crime,Deterrence and Drug Abuse in New York City”,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Vol.90(3),pp.584~604.

    (29)Jou,S.,1995,“Socio-economic Inequality and Crime Rates in Taiwan”,Journal of Police Study,Vol.25,pp.283~302.

    (30)Kelly M.,2000,“Inequality and Crime”,Review of Economics&Statistics,Vol.82(4),pp.530~539.

    (31)Lochner L.and Moretti E.,2004,“The Effect of Education on Crime:Evidence from Prison Inmates,Arrests and Selfreports”,American Economic Review,Vol.94(1),pp.155~189.

    (32)Wooldridge J.,2002,Econometric Analysis of Cross Section and Panel Data,London:the MIT Press.

This Article

ISSN:1002-5502

CN: 11-1235/F

Vol , No. 09, Pages 73-84

September 2017

Downloads:0

Share
Article Outline

摘要

  • 一、引言
  • 二、数据来源与变量定义
  • 三、劳动力流动对农村社会治安的影响
  • 四、劳动力流动对农村社会治安影响的区域比较
  • 五、稳健性检验与内生性讨论
  • 六、结论与评述
  • 脚注

    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