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如何影响我国老年人健康水平?

李翔1 赵昕东2,3

(1.华侨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 福建泉州 362021)
(2.华侨大学数量经济研究院, 福建厦门 361021)
(3.华侨大学统计学院, 福建厦门 361021)

【摘要】文章基于CHARLS数据库,实证研究了教育对我国老年人健康水平的影响。研究发现:第一,教育对老年人的日常行为能力与心理健康均存在显著的促进效应。尽管老年人接受新知识的能力已经下降,但教育对健康的影响结果可以启发人们从年轻人开始就加强教育,使下一代在年老时能够提高自身的健康水平。第二,教育对老年人的日常行为能力与心理健康的影响效应均存在性别差异、城乡差异与区域差异。第三,通过构建结构方程模型发现,教育的提升对老年人的日常行为能力的影响除直接作用外,还能通过个人经济状况的中介作用得以改善;而教育对老年人心理健康影响的中介效应,则主要是通过日常行为习惯产生。虽然教育对躯体健康未产生显著的直接影响,但是能够通过生活行为习惯产生显著的中介效应。另外,教育对老年人躯体健康与日常行为能力的中介影响还会受幸福感的调节。基于以上结论,除个人应养成良好的健康行为习惯、提高对潜在慢性疾病的忧患意识外,政府还应加大对“空巢”老人的精神抚慰,建立健全医疗健康保障体系,增加医疗保险的参保率。

【关键词】 教育水平; 躯体健康; 日常行为能力; 心理健康; 中介效应;

【DOI】

【基金资助】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71973049)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71573093) 华侨大学研究生科研创新基金项目(17011020003)

Download this article

    脚注

    [1]. (1)慢性病主要包括:高血压病、血脂异常、糖尿病或血糖升高、癌症等恶性肿瘤、慢性肺部疾患如慢性支气管炎或肺气肿等、肝脏疾病、心脏病、中风、肾胀病、胃部疾病或消化系统疾病、情感及精神方面问题、与记忆相关的疾病(如老年痴呆)、关节炎或风湿病、哮喘。 [^Back]

    [2]. (1)关于构造变量CES_D的10个问题陈述。2个积极问题的陈述:(1)我对未来充满希望;(2)我很愉快。8个消极问题的陈述:(1)我因一些小事而烦恼;(2)我在做事时很难集中精力;(3)我感到情绪低落;(4)我觉得做任何事都很费劲;(5)我感到害怕;(6)我的睡眠不好;(7)我感到孤独;(8)我觉得我无法继续我的生活。 [^Back]

    [3]. (2)CES_D满分为30,根据标准的抑郁得分量表可以知道如果得分越高,则表示越容易抑郁,一般得分在0-10之间的视为心理保持健康状态,而得分在11-30之间的则视为患有抑郁情绪。 [^Back]

    [4]. (3)对受教育情况,样本数据范围内对应的原始问卷中的回答结果包括没受过教育、私塾、幼儿园、学前班、小学、初中、高中、中专/职高/技校、大专/高职、大学本科、研究生。由于私塾、幼儿园、学前班情况样本量极少,因此在数据处理时将其同样视为没有受过教育,即受教育年限为0。 [^Back]

    [5]. (4)15岁之前是否因为健康而休学/卧床超1个月/住院超过1个月/住院一年超三次,若存在任意一项则视为身体素质较差,否则为良好;15岁之后是否因为健康卧床超1个月/住院超一个月/住院一年超3次/离开工作岗位超1个月,若存在任意一项则视为身体素质较差,否则为良好。 [^Back]

    [6]. (5)根据是否在政府部门、事业单位、非营利机构、企业或其他团体工作过设置虚拟变量。 [^Back]

    [7]. (6)社交活动包括:(1)串门、跟朋友交往;(2)打麻将、下棋、打牌、去社区活动室;(3)向与您不住在一起的亲人、朋友或者邻居提供帮助;(4)跳舞、健身、练气功等;(5)参加社团组织活动;(6)志愿者活动或者慈善活动;(7)照顾与您不住在一起的病人或残疾人;(8)上学或者参加培训课程;(9)炒股(基金和其他金融证券);(10)上网;(11)其他社交活动。同样利用对问题回答的结果赋值,计算出相应得分。 [^Back]

    [8]. (1)相应的回归结果详见本文工作论文的“教育对健康状况影响的差异性分析”部分。 [^Back]

    [9]. (2)相应的回归结果详见本文工作论文的“不同年龄情况下教育对老年人健康影响的异质性分析”部分。 [^Back]

    [10]. (1)相应的初始结构方程模型详见本文工作论文。 [^Back]

    [11]. (2)首先,“0,1”表示0为残差,1为相应的参数设定;潜变量(个人经济状况与生活行为习惯)处参数设为0,其余各处参数设为1。图2中,0与“0,1”中的0,前者为参数设定值,后者为残差设定值。其次,结构方程模型的参数,既可设定为固定参数,也可设定为自由参数。固定参数不能由数据估计,其值通常设定为0,或因模型识别需要设定为1。 [^Back]

    [12]. (1)相应的回归结果详见本文工作论文的“教育水平对生活行为习惯、个人经济状况的回归结果”部分。 [^Back]

    References

    [1]常芸,何子红.遗传与青少年体质研究进展[J].体育科学,2002,(2):96-100.

    [2]程令国,张晔,沈可.教育如何影响了人们的健康?-来自中国老年人的证据[J].经济学(季刊),2015,(1):305-330.

    [3]李建新,刘保中.健康变化对中国老年人自评生活质量的影响-基于CLHLS数据的固定效应模型分析[J].人口与经济,2015,(6):1-11.

    [4]刘昌平,汪连杰.社会经济地位对老年人健康状况的影响研究[J].中国人口科学,2017,(5):40-50.

    [5]刘靓,徐慧兰,宋爽.老年人孤独感与亲子支持、孝顺期待的关系研究[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09,(5):636-638.

    [6]刘新,罗旭,张丽,等.大学生体质健康自评及其影响因素研究-以天津市大学生为例[J].成都体育学院学报,2010,(1):79-82.

    [7]刘渝琳.养老质量测评:中国老年人口生活质量评价与保障制度[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

    [8]温忠麟,叶宝娟.中介效应分析:方法和模型发展[J].心理科学进展,2014a,(5):731-745.

    [9]温忠麟,叶宝娟.有调节的中介模型检验方法:竞争还是替补?[J].心理学报,2014b,(5):714-726.

    [10]伍海霞,贾云竹.城乡丧偶老年人的健康自评:社会支持视角的发现[J].人口与发展,2017,(1):66-73.

    [11]叶晓梅,梁文艳.教育对中国老年人健康的影响机制研究-来自2011年CLHLS的证据[J].教育与经济,2017,(3):68-76,96.

    [12]朱晨,杨晔.农村老年人幸福感的健康效应-基于“千村调查”的数据[J].农业技术经济,2017,(12):76-87.

    [13]Brunello G, Fort M, Schneeweis N, et al. The causal effect of education on health:what is the role of health behaviors?[J]. Health Economics,2016,25(3):314-336.

    [14]Conti G,Hansman C. Personality and the education–health gradient:A note on “Understanding differences in health behaviors by education”[J]. Journal of Health Economics,2013,32(2):480-485.

    [15]Cutler D M,Lleras-Muney A. Understanding differences in health behaviors by education[J]. Journal of Health Economics,2010,29(1):1-28.

    [16]Katz S,Ford A B,Moskowitz R W,et al. Studies of illness in the aged:The index of ADL:A standardized measure of biological and psychosocial function[J].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1963,185(12):914-919.

    [17]Leopold L,Engelhartdt H. Education and physical health trajectories in old age:Evidence from the survey of health,ageing and retirement in Europe(SHARE)[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2013,58(1):23-31.

    [18]Muszalik M,Dijkstra A,Kędziora-Kornatowska K,et al. Independence of elderly patients with arterial hypertension in fulfilling their needs,in the aspect of functional assessment and quality of life(QoL)[J]. Archives of Gerontology and Geriatrics,2011,52(3):e204-e209.

    [19]Ranchor A V,Bouma J,Sanderman R. Vulnerability and social class:Differential patterns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support over the social classes[J].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1996,20(2):229-237.

    [20]Smith J P,Goldman D. Can patient self-management explain the health gradient? Goldman and Smith(2002)revisited:A response to Maitra[J]. Social Science&Medicine,2010,70(6):813-815.

This Article

ISSN:1001-9952

CN: 31-1012/F

Vol 46, No. 03, Pages 139-153

March 2020

Downloads:1

Share
Article Outline

摘要

  • 一、引言
  • 二、理论分析和研究假设
  • 三、研究设计与数据来源
  • 四、实证分析
  • 五、教育对健康影响的中介效应分析
  • 六、结论与启示
  • 脚注

    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