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满文档案看洪扎与清朝宗藩关系的建立

陈柱1

(1.德国波恩大学东方与亚洲研究所)

【摘要】根据满文档案, 清朝平定准噶尔和大小和卓叛乱后, 原臣属于准噶尔的洪扎王国向清朝请求称臣纳贡。当时的洪扎王黑斯娄先于乾隆二十五年三月派遣使臣摩罗哈丕斯到叶尔羌呈献奏书和贡金, 未被接受。同年十一月, 洪扎王又派遣其子米尔匝至色勒库尔请护送巴达克山和博洛尔使臣的清廷侍卫代为呈进奏书和贡金, 奏书被接受, 贡金则否。经过两次接触, 洪扎了解到清廷对进贡的具体要求。乾隆二十六年六月, 洪扎王再次派遣米尔匝至叶尔羌呈献奏书和贡金, 叶尔羌办事都统新柱予以接受和呈奏, 给予赏赐。至此, 洪扎成为清朝属部, 与清朝宗藩关系正式建立。

【关键词】 洪扎; 清朝; 准噶尔; 宗藩关系; 满文档案;

【DOI】

Download this article

    脚注

    [1]. (1) 清代满文档案中对应满文的拉丁转写为“kiyanjut”, 文中首字母未大写的专有名词, 皆为满文的拉丁转写。 [^Back]

    [2]. (1) 参见马雍:《巴基斯坦北部所见“大魏”使者的岩刻题记》, 《西域史地文物丛考》, 文物出版社1990年版, 第134-136页;余太山:《塞种史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 第145页;余太山:《两汉魏晋南北朝正史西域传要注》, 中华书局2005年版, 第97-98页。汉代乌秅国的记载参见《汉书》卷96上《西域传上》和《后汉书》卷88《西域传》。 [^Back]

    [3]. (2) 参见《旧唐书》卷198《西戎传·罽宾》;《新唐书》卷221下《西域传下·大勃律》。《新唐书》称大勃律又作“布露”。 [^Back]

    [4]. (3) (梁) 释僧祐撰, 苏晋仁、萧鍊子点校:《出三藏记集》卷15《智猛法师传》, 中华书局1995年版; (梁) 释慧皎撰、汤用彤校注:《高僧传》卷3《宋京兆释智猛》, 中华书局1992年版。 [^Back]

    [5]. (4) (北魏) 杨衒之撰、范祥雍校注:《洛阳伽蓝记校注》, 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 第297页。 [^Back]

    [6]. (5) 《魏书》卷102《西域传·波路国》。 [^Back]

    [7]. (6) (唐) 玄奘、辩机撰, 季羡林等校注:《大唐西域记校注》卷3《钵露罗国》, 中华书局2000年版, 第299-300页。 [^Back]

    [8]. (7) (梁) 释僧祐撰, 苏晋仁、萧鍊子点校:《出三藏记集》卷15《智猛法师传》; (梁) 释慧皎撰、汤用彤校注:《高僧传》卷3《宋京兆释智猛》;陆水林:《佉沙国地望及交通初探》, 《西域研究》2012年第3期。 [^Back]

    [9]. (8) “洪扎灵岩”位于洪扎首府以东一处名为哈勒德伊基什 (Haldeikish) 的地方, 上面刻有众多岩画和题记, 包括大量佛塔、人物、动物、器物图像和贵霜帝国时期的佉卢文铭文、笈多王朝时期的婆罗米文铭文, 还有少量粟特文、吐蕃文铭文。这些内容反映出洪扎地区在亚洲内陆交通史和佛教传播史上的重要地位。参见Ahmad Hasan Dani, “The Sacred Rock of Hunza”, Journal of Central Asia, Vol.Ⅷ, No.2, December, 1985, pp.5-124。 [^Back]

    [10]. (9) 参见马雍:《巴基斯坦北部所见“大魏”使者的岩刻题记》, 《西域史地文物丛考》, 第129-137页。 [^Back]

    [11]. (10) 伦敦博物馆藏敦煌写本《西天路竟》 (斯坦因S.0383) ; (宋) 志磐撰、释道法校注:《佛祖统纪校注》卷44, 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版, 第1019页;《宋史》卷490《外国六·天竺传》;陆水林:《佉沙国地望及交通初探》, 《西域研究》2012年第3期。《西天路竟》佚名, 黄盛璋先生考证其作者为该僧团成员之一, 参见黄盛璋:《〈西天路竟〉笺证》, 《敦煌学辑刊》1984年第2期;黄盛璋:《敦煌写本〈西天路竟〉历史地理研究》, 《中外交通与交流史研究》, 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 第88-110页。僧团另一成员峨眉山僧人继业归国后也记录了此次行程, 参见 (宋) 范成大:《吴船录》, “布路州国”, 《范成大笔记六种》, 中华书局2002年版, 第204页。钱伯泉、黄盛璋两位先生称“布路州”即“布路沙”, 参见钱伯泉:《大石、黑衣大石、喀喇汗王朝考实》, 《民族研究》1995年第1期;黄盛璋:《继业西域行记历史地理研究》, 《中外交通与交流史研究》, 第122-124页。 [^Back]

    [12]. (1) 参见[塔]M.S.阿西莫夫、[美]C.E.博斯沃思主编、华涛译:《中亚文明史》第4卷 (上) ,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10年版, 第163-165页。 [^Back]

    [13]. (2) 参见米尔咱·海答儿著、王治来译注:《赖世德史》, 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版, 第303、373-374页。 [^Back]

    [14]. (3) 参见米尔咱·海答儿著、王治来译注:《赖世德史》, 第172、179、450-451页。 [^Back]

    [15]. (4) 参见《清史稿》卷529《属国四·坎巨提》;倪志书:《中英两属之坎巨提》, 《新亚细亚》1934年第8卷第5期;华企云:《中国近代边疆界务志》, 《新亚细亚》1935年第9卷第2期;华企云:《中国近代边疆藩属志》, 《新亚细亚》1935年第10卷第4期;萧飏曾:《坎巨提述略》, 1936年蒙藏委员会印行, 马大正主编:《民国边政史料汇编》第24册,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9年版;Irmtraud Müller-Stellrecht, Hunza und China (1761-1891) , Wiesbaden:Franz Steiner Verlag, 1978;张大军:《新疆风暴七十年》第4册第11章第3节, 兰溪出版有限公司1980年版;许建英:《近代英国和中国新疆 (1840-1911) 》第7章第4节, 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纪宗安、李强:《中英两属坎巨提》, 《新疆大学学报》2005年第1期;毛梦兰、樊明方:《英国侵占坎巨提的经过及相关的中英交涉》, 《西域研究》2009年第3期;林孝庭:《朝贡制度与历史想象:两百年来的中国与坎巨提 (1761-1963) 》,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2011年第74期;许建英、陈柱:《清政府对英国侵占洪扎的交涉及有关问题的解决》, 《社会科学研究》2013年第5期等。 [^Back]

    [16]. (1) 参见[日]宫胁淳子著、晓克译:《最后的游牧帝国---准噶尔部的兴亡》,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第10、132-133页;《准噶尔史略》编写组编著:《准噶尔史略》,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第82-85页。 [^Back]

    [17]. (2) 参见[俄]巴托尔德著、赵俪生译:《七河史》, 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13年版, 第90页;[日]宫胁淳子著、晓克译:《最后的游牧帝国---准噶尔部的兴亡》, 第142、144、146页;[日]佐口透:《俄罗斯与亚细亚草原》, 第158-159页, 转引自《准噶尔史略》编写组编著:《准噶尔史略》, 第130页。 [^Back]

    [18]. (3) 参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研究所编著:《新疆简史》 (第一册) , 新疆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 第261-266页。 [^Back]

    [19]. (1) 清代博洛尔的地域范围较前大为缩减, 其地大致在今巴基斯坦奇特拉尔 (Chitral) 境内。 [^Back]

    [20]. (2) 参见《参赞大臣富德奏报护送博洛尔使臣盖毕伯克赴京折》 (乾隆二十三年九月, 笔者案:目录该时间似有误, 根据原折内容, 上奏时间当在乾隆二十四年十月间) ,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合编:《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33册,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定边右副将军富德等奏瓦罕部伯克米尔莽苏尔修书投诚折》 (乾隆二十四年八月二十九日) 、《定边右副将军富德等奏巴达克山归附并献霍集占尸骨折》 (乾隆二十四年十月初二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1册;《定边将军兆惠等奏贺平定大小和卓之乱及浩罕安集延遣使归诚折》 (乾隆二十四年十月初七日) 、《定边将军兆惠等奏安集延浩罕等遣派使臣修书投诚折》 (乾隆二十四年十月十三日) 、《定边将军兆惠等奏喀尔提锦布鲁特使臣进京陛见折》 (乾隆二十四年十月二十九日) 等,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2册。 [^Back]

    [21]. (3) 参见《清高宗实录》卷604, 乾隆二十五年正月乙卯、丙辰。 [^Back]

    [22]. (4) 参见《清高宗实录》卷604, 乾隆二十五年正月丁巳、己未、辛酉、壬戌、乙丑、甲戌。 [^Back]

    [23]. (5) 参见《清高宗实录》卷606, 乾隆二十五年二月丙子。“卓尔玛特”实录原文如此, 似与满文不符, 据满文当译为“尤玛特”或“尤默特”。 [^Back]

    [24]. (6) 参见《清高宗实录》卷604, 乾隆二十五年正月丁卯。 [^Back]

    [25]. (7) 参见《叶尔羌办事大臣新柱等奏派往巴达克山侍卫明仁等路经叶尔羌折》 (乾隆二十五年八月初一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6册, 第439-442页。 [^Back]

    [26]. (8) 参见《乾清门侍卫明仁等奏报到巴达克山颁谕赏物情形折》 (乾隆二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9册, 第130-131页。“八月二十三日”原文作“九月二十三日”, 对照下文及其他满文档案可知原文有误。“帕密勒”即帕米尔。 [^Back]

    [27]. (9) 《清高宗实录》卷592, 乾隆二十四年七月丁巳。 [^Back]

    [28]. (1) 参见《乾清门侍卫明仁等奏报到博洛尔等处颁谕赏赐情形折》 (乾隆二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9册, 第120页。 [^Back]

    [29]. (2) 参见米尔咱·海答儿著、王治来译注:《赖世德史》, 第345、415-416、451页。 [^Back]

    [30]. (3) 参见《叶尔羌办事大臣新柱等奏报询问侍卫明仁等巴达克山等处地方情形折》 (乾隆二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9册, 第112-113页;《乾清门侍卫明仁等奏报到巴达克山颁谕赏物情形折》 (乾隆二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9册, 第130-136页。《平定准噶尔方略》续编卷8, 乾隆二十五年十二月丁酉, 《叶尔羌办事都统新柱等疏奏三等侍卫明仁等奉使拔达克山等处情形》, 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1990年版, 第2620-2621页。 [^Back]

    [31]. (4) 参见《叶尔羌办事大臣新柱等奏报询问侍卫明仁等巴达克山等处地方情形折》 (乾隆二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9册, 第113-114页;《乾清门侍卫明仁等奏报到博洛尔等处颁谕赏赐情形折》 (乾隆二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9册, 第120-128页。《平定准噶尔方略》续编卷8, 乾隆二十五年十二月丁酉, 《叶尔羌办事都统新柱等疏奏三等侍卫明仁等奉使拔达克山等处情形》, 第2622页。 [^Back]

    [32]. (5) 参见《叶尔羌办事大臣新柱等奏出使巴达克山等处之侍卫明仁等路经沙尔库勒回京片》 (乾隆二十五年十一月十六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9册, 第8-9页。档案目录将“色勒库尔”译为“沙尔库勒”。 [^Back]

    [33]. (6) 参见《叶尔羌办事大臣新柱等奏报询问侍卫明仁等巴达克山等处地方情形折》 (乾隆二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9册, 第111页;《乾清门侍卫明仁等奏报到博洛尔等处颁谕赏赐情形折》 (乾隆二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9册, 第128页。 [^Back]

    [34]. (7) [德]艾尔门特罗德·米勒-斯特勒里查特 (Irmtraud Müller-Stellrecht) 著、朱炳耀译:《罕萨与中国的贡属关系》,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导报》1989年第2期。该作者曾对洪扎与清朝关系做过深入研究, 著有Hunza und China (1761-1891) 一书, 但未关注和利用有关满文档案。 [^Back]

    [35]. (1) 《叶尔羌办事大臣新柱等奏将巴达克山等国奏书呈览折》 (乾隆二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9册, 第138-143页。本文所引满文档案汉译文, 均为笔者所译。“帕尔西字”是清朝对波斯文的称呼, 波斯文是洪扎与清朝往来的官方文字。“卡合耶木”所指不详。 [^Back]

    [36]. (2) 《平定准噶尔方略》续编卷8, 乾隆二十五年十二月丁酉, 《叶尔羌办事都统新柱等疏奏三等侍卫明仁等奉使拔达克山等处情形》。《平定准噶尔方略》此处将“色勒库尔”译为“沙尔珲”, 将洪扎之名译为“谦珠特”。 [^Back]

    [37]. (3) 参见张浩森:《补乾隆朝叶尔羌参赞办事大臣表》, 内蒙古师范大学2010年硕士学位论文, 第28-29页。 [^Back]

    [38]. (4) 参见张浩森:《补乾隆朝叶尔羌参赞办事大臣表》, 第10-13页。 [^Back]

    [39]. (5) 参见《驻叶尔羌办事参赞大臣阿里衮奏将叶尔羌事宜交付海明赴喀什噶尔巡查折》 (乾隆二十五年四月初八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5册, 第87-88页;《参赞大臣阿里衮奏遵旨自喀什噶尔起程回京折》 (乾隆二十五年八月十九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7册, 第125-126页。 [^Back]

    [40]. (6) 参见张浩森:《补乾隆朝叶尔羌参赞办事大臣表》, 第28-29页。 [^Back]

    [41]. (7) 参见《叶尔羌参赞大臣额尔景额等奏额敏和卓由叶尔羌起程进京朝觐日期折》 (乾隆二十九年正月二十一日)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66册, 第380-381页。 [^Back]

    [42]. (1) 洪扎王黑斯娄, 西文文献中称为Mir Khusro或Shah Khisro Khan, 满文称bek heisreo。“米尔 (Mir) ”是洪扎王的波斯语称号。“伯克 (bek) ”是清朝对新疆地方各级穆斯林官吏及新疆周边地区统治者、部落首领、地方头人的称呼。浩罕、巴达克山、博洛尔、瓦罕、洪扎统治者都被称为“伯克”, 实际上他们都有本土名号。从“伯克”这一称谓来看, 清朝似乎有意比照新疆地方官吏来看待周边地区的统治者。 [^Back]

    [43]. (2) 参见陆水林:《贾帕尔桑河谷及其交通初探》, 《西域研究》2013年第3期。 [^Back]

    [44]. (3) 西文文献中称为Mirza Khan, 其日后弑父即位, 被称为米尔匝汗二世 (Mirza Khan II) 。 [^Back]

    [45]. (1) 《乾竺特黑斯娄伯克进贡金子等物书》 (乾隆二十五年十月, 笔者案:该时间有误) , 《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第48册, 第312-313页。“杰穆希特”是传说中的伊朗古代国王。“库拉伯”所指不详。 [^Back]

    [46]. (2) 《乾竺特伯克黑瑟柔为照准噶尔例贡献黄金事致额敏和卓文》 (乾隆二十五年十二月, 笔者案:该时间有误) , 《军机处满文录副奏折》, 档案号03-0179-1858-018, 缩微号058-3392-3396,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其中3392为摘由, 3393-3394为满译文, 3395-3396为波斯文原文。“郭兴阿伯克”所指不详。 [^Back]

    [47]. (1) 《寄谕都统新柱等外藩部落首领等若有浼人贡物者不必收受》 (乾隆二十六年七月二十日) ,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乾隆朝满文寄信档译编》第2册, 满文见第376-378页, 汉译文见第631页。此处所引译文系笔者根据满文原文、参照该译编汉译文另译。“讷格尔”即那噶尔, “吉勒梯”即吉尔吉特。 [^Back]

    [48]. (2) 《平定准噶尔方略》续编卷12, 乾隆二十六年七月丙辰;《清高宗实录》卷641, 乾隆二十六年七月丙辰谕。两书误将“讷格尔”、“吉勒梯”两个部落名 (地名) 当作人名。 [^Back]

    [49]. (3) 如倪志书:《中英两属之坎巨提》, 《新亚细亚》1934年第8卷第5期;华企云:《中国近代边疆界务志》, 《新亚细亚》1935年第9卷第2期;张大军:《新疆风暴七十年》第4册, 第1750页;纪宗安、李强:《中英两属坎巨提》, 《新疆大学学报》2005年第1期;吕一燃主编:《中国近代边界史》 (下卷) , 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第663页;毛梦兰、樊明方:《英国侵占坎巨提的经过及相关的中英交涉》, 《西域研究》2009年第3期。 [^Back]

    [50]. (1) 不同时期, 叶尔羌的驻扎大臣职衔有所变化。如前所述, 乾隆二十四至二十八年, 叶尔羌的驻扎大臣分别称驻叶尔羌办事参赞大臣、叶尔羌办事都统侍郎、叶尔羌办事都统。乾隆二十八年八月, 叶尔羌办事都统新柱离任, 额尔景额接任, 被授为总理回疆事务参赞大臣。自此至乾隆三十一年, 叶尔羌的驻扎大臣称叶尔羌参赞大臣。乾隆三十年乌什事变发生后, 清廷将总理回疆事务参赞大臣移驻乌什, 称乌什参赞大臣。乾隆三十一年十月, 额尔景额奉旨回京, 叶尔羌不再任命参赞大臣, 改由办事大臣驻扎。此后直到道光十一年, 叶尔羌长期由办事大臣驻扎。受“张格尔之乱”和“玉素甫之乱”影响, 道光十一年七月, 清廷下令再次将总理回疆事务参赞大臣移驻叶尔羌, 直到同治三年。乾隆四十三年情况较为特殊, 当年洪扎进贡是由乌什参赞大臣永贵受理。 [^Back]

    [51]. (2) 这些情况都在清代满文档案中有详细记载, 参见《清代边疆满文档案目录》新疆卷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编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和《清代新疆满文档案汇编》。关于洪扎一年多贡的情况, 也可参见[德]艾尔门特罗德·米勒-斯特勒里查特著、朱炳耀译《罕萨与中国的贡属关系》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导报》1989年第2期) 的有关论述。 [^Back]

    [52]. (3) 参见《陕甘总督左宗棠片》 (光绪四年十月二十三日) ,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光绪朝朱批奏折》第111辑《外交·坎巨提》, 中华书局1996年版。 [^Back]

    [53]. (4) 参见许建英、陈柱:《清政府对英国侵占洪扎的交涉及有关问题的解决》, 《社会科学研究》2013年第5期。 [^Back]

    [54]. (5) 参见林孝庭:《朝贡制度与历史想象:两百年来的中国与坎巨提 (1761-1963) 》,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2011年第74期。 [^Back]

    [55]. (1) 参见 (清) 王之春著、赵春晨点校:《清朝柔远记》, 中华书局1989年版, 第114-115页。 [^Back]

    [56]. (2) 如华企云:《中国近代边疆界务志》, 《新亚细亚》1935年第9卷第2期;华企云:《中国近代边疆藩属志》, 《新亚细亚》1925年第10卷第4期;葛绥成:《中国近代边疆沿革考》, 上海中华书局1934年版, 第205页;曾问吾:《中国经营西域史》, 民国丛书第1编, 上海书店1989年版, 第260页;纪宗安、李强:《中英两属坎巨提》, 《新疆大学学报》2005年第1期。 [^Back]

    [57]. (3) 国内有关研究普遍持此看法。 [^Back]

This Article

ISSN:1002-6800

CN: 11-2795/K

Vol 27, No. 04, Pages 136-149+182

December 2017

Downloads:1

Share
Article Outline

知识点

摘要

  • 一、引言
  • 二、洪扎与清朝宗藩关系建立的背景
  • 三、洪扎两次遣使请求臣属和进贡
  • 四、洪扎与清朝宗藩关系的正式建立
  • 五、结语
  • 脚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