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国集团有效供给区域安全公共产品的逻辑——以东盟为例

陈翔1

(1.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周边安全与合作研究中心, 武汉 430079)

【摘要】区域安全公共产品是特定地区范围内安全类国际公共产品, 其提供者向来以霸权国及全球性国际组织为主。随着安全公共产品“供应赤字”的加剧及安全地区主义的发展, 小国集团作为区域安全公共产品供给主体的角色日渐凸显。从公共产品视角来看, 区域安全公共产品的有效供给受到行为体意愿与能力的共同驱动。就小国集团而言, 自主偏好是其进行区域安全公共产品供给的内在推力, 集体力量汇集是其供给区域安全公共产品的外在动力, 二者的耦合助推小国集团有效供给区域安全公共产品。而自主偏好与力量汇集的错位, 则会导致小国集团自主追求意愿下降、集体力量趋弱, 造成区域安全公共产品供给不足。小国集团供给区域安全公共产品还受到地区权力结构、区域主导规范、外部力量介入等因素的干扰。考察东盟供给区域安全公共产品的历史演进, 可以诠释小国集团有效提供区域安全公共产品的逻辑。

【关键词】 小国集团; 自主偏好; 力量汇集; 区域安全公共产品; 东盟; 地区安全;

【DOI】

【基金资助】 2014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总体国家安全观下的中国东南周边地区安全机制构建研究” (项目编号:14ZDA087) 的阶段性成果

Download this article

    脚注

    [1]. (1) 这方面的研究参见:Monika Barthwal-Datta and Soumita Basu, “Reconceptualizing Regional Security in South Asia:A Critical Security Approach”, Security Dialogue, Vol.48, No.5, 2017, pp.393-409;陈小鼎、王亚琪:《战后欧洲安全公共产品的供给模式》, 《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5年第6期, 第102-122页。 [^Back]

    [2]. [^Back]

    [3]. (3) 魏玲:《小行为体与国际制度---亚信会议、东盟地区论坛与亚洲安全》, 《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4年第5期, 第85-100页。 [^Back]

    [4]. [^Back]

    [5]. [^Back]

    [6]. (3) [新加坡]马凯硕、孙合记:《东盟奇迹》, 翟崑、王丽娜等译,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7年, “前言”, 第22页。 [^Back]

    [7]. (4) 这方面的代表作有Clive Archer, Alyson J.K.Bailes and Anders Wevel, Small States and International Security:Europe and Beyond, Routledge, 2014;韦民:《小国与国际安全》,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6年。 [^Back]

    [8]. (5) 王帆、卢静主编:《国际安全概论》,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10年, 第122页。 [^Back]

    [9]. (1) 陈东晓主编:《全球安全治理与联合国安全机制改革》, 时事出版社, 2012年, 第3页。 [^Back]

    [10]. [^Back]

    [11]. [^Back]

    [12]. [^Back]

    [13]. [^Back]

    [14]. [^Back]

    [15]. [^Back]

    [16]. [^Back]

    [17]. [^Back]

    [18]. [^Back]

    [19]. [^Back]

    [20]. [^Back]

    [21]. [^Back]

    [22]. [^Back]

    [23]. [^Back]

    [24]. (1) 世界大国是相对于地区大国而言的, 根据现有国际社会的认定, 世界大国包括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美国、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加上日本, 这也是多极化时代的“极”。参见Andrew F.Cooper, “Testing Middle Power’s Collective Action in a World of Diffuse Power”, International Journal, Vol.71, No.4, 2017, pp.529-544。 [^Back]

    [25]. (2) 对于小国概念的把握存在着多样化解读, 包括物理规模、国家能力与主观认知等, 一般认为小国是国家实力处于国际体系底层、难以改变关系本质与功能的弱势方。参见Robert O.Keohane, “Lilliputian’s Dilemmas:Small States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Vol.23, No.2, 1969, pp.291-310;Laurent Goetschel, Small States Inside and Outside the European Union,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1998, p.14;Clive Archer, Alyson J.K.Bailes and Anders Wevel, Small States and International Security:Europe and Beyond, p.9. [^Back]

    [26]. (1) 俱乐部产品建立在使用者付费的联合供给、个人消费的基础上, 其相对公共性体现在对非成员的排他性和成员间的部分竞争性。樊勇明、薄思胜:《区域公共产品理论与实践---解读区域合作新视点》,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1年, 第24页。 [^Back]

    [27]. [^Back]

    [28]. [^Back]

    [29]. (2) 总的来说, 地区安全威胁及其安全公共产品需求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因素, 只是地区安全威胁的形式与烈度会发生变迁。 [^Back]

    [30]. [^Back]

    [31]. (4) 黄宇兴:《“小国集团”的政策协调》, 《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8年第3期, 第121页。 [^Back]

    [32]. (1) [英]赫德利·布尔:《无政府社会:世界政治秩序研究》, 张小明译,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3年, 第247页。 [^Back]

    [33]. (2) 樊勇明:《区域性国际公共产品---解析区域合作的另一个理论视点》, 《世界经济与政治》, 2008年第1期, 第7-13页。 [^Back]

    [34]. [^Back]

    [35]. [^Back]

    [36]. (2) 当然, 成员国同样担心本国自主性会受到小国集团可能的侵害, 这种担忧在一定程度上会掣肘小国集团供给公共产品的意愿与能力。 [^Back]

    [37]. [^Back]

    [38]. (4) 陈翔:《析小国安全战略抉择及其效应》, 《战略决策研究》, 2017年第1期, 第89页。 [^Back]

    [39]. (1) 曹云华主编:《东南亚国家联盟:结构、运作与对外关系》, 中国经济出版社, 2011年, 第1页。 [^Back]

    [40]. [^Back]

    [41]. [^Back]

    [42]. (2) 孙德刚:《冷战后美国中东军事基地的战略调整》, 《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6年第6期, 第22-48页。 [^Back]

    [43]. [^Back]

    [44]. (1) 应该说, 这是一种政治上而非真正军事上的联盟。参见Donald E.Weatherbe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 Southeast Asia:The Struggle for Autonomy, Rowman&Littlefield, 2015, p.65。 [^Back]

    [45]. [^Back]

    [46]. (3) 尽管在1967年宣告东盟成立的《曼谷宣言》声称, 东盟的宗旨是推进区域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及文化发展, 但政治安全因素是其背后主要的隐性推动力量, 东盟淡化政治安全色彩是为了避免周边大国误解东盟的动机。 [^Back]

    [47]. [^Back]

    [48]. [^Back]

    [49]. [^Back]

    [50]. (2) Arnfinn Jorgensen-Dahl, Regional Organization and Order in Southeast Asia, The Macmillan University Press, 1982, p.77.转引自郑先武:《安全、合作与共同体:东南亚安全区域主义理论与实践》,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09年, 第199页。 [^Back]

    [51]. (3) 张锡镇:《当代东南亚政治》, 广西人民出版社, 1995年, 第428页。 [^Back]

    [52]. (4) 马来西亚提出中立化主张, 源自英美宣布从东南亚收缩军事力量后其对自身安全的担忧。参见Alison Broinowski, ed., Understanding ASEAN, St.Martin’s Press, 1982, p.25。 [^Back]

    [53]. [^Back]

    [54]. (2) [加拿大]阿米塔·阿查亚:《建构安全共同体:东盟与地区秩序》, 王正毅、冯怀信译,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4年, 第75页。 [^Back]

    [55]. (1) 刘昌明、孙云飞:《安全公共产品供求矛盾与东亚安全困境》, 《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 2014年第1期, 第110-127页。 [^Back]

    [56]. (2) 法学教材编辑部:《国际关系史资料选编》 (下册) , 武汉大学出版社, 1983年, 第601页。 [^Back]

    [57]. [^Back]

    [58]. [^Back]

    [59]. [^Back]

    [60]. [^Back]

    [61]. (3) Ronald J.Yalem, “Regional Security Communities”, in George W.Keeton and George Scharzenberger, eds., The Yearbook on International Affairs, Stevens, 1979, pp.217-223.转引自阿米塔·阿查亚:《建构安全共同体:东盟与地区秩序》, 第23页。 [^Back]

    [62]. (4) 郑先武:《“安全共同体”理论和东盟的实践》, 《世界经济与政治》, 2004年第5期, 第24页。 [^Back]

    [63]. (5) 韦红:《东盟安全观与东南亚地区安全合作机制》, 《华中师范大学学报 (人文社会科学版) 》, 2015年第6期, 第29页。 [^Back]

    [64]. [^Back]

    [65]. (2) 尤根·海克把“东盟规范”概括为六个方面:主权平等、非武力及和平解决冲突、不干涉内政、不卷入成员国间未解决的冲突、安静外交及相互尊重与包容。参见Jurgen Haacke, ASEAN’s Diplomatic and Security Culture:Origins, Development and Prospects, Routledge, 2005, p.1。 [^Back]

    [66]. [^Back]

    [67]. [^Back]

    [68]. (3) 东盟本质上是一个政治组织, 目的在于维护成员国内部的和平与稳定。参见Saw Swee Hock, ed., ASEAN Economies in Transition, Singapore University Press for the Applied Research Corp, 1980, p.326。 [^Back]

    [69]. [^Back]

This Article

ISSN:1003-3386

CN: 11-5370/D

Vol 35, No. 05, Pages 132-156

September 2018

Downloads:0

Share
Article Outline

摘要

  • 一、问题的提出
  • 二、既有研究回顾
  • 三、自主偏好、力量汇集与小国集团的区域安全公共产品供给
  • 四、东盟供给区域安全公共产品的历史演进
  • 五、结论
  • 脚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