瑕疵证据的补正与合理解释

易延友1

(1.清华大学法学院)

【摘要】瑕疵证据补正规则的核心目的在于保证裁判中认定事实的精确性,与保障人权等价值目标并无直接关系,因此排除瑕疵证据的法院裁判也不具有道德谴责和程序制裁的意味,仅仅是为了保证真实的发现。对799个瑕疵证据补正与排除的案例研究表明,司法实务中,瑕疵证据补正规则适用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瑕疵证据与非法证据界限不清,导致两者经常混淆;瑕疵证据规则弹性过大,导致适用不统一;瑕疵证据规范不够精致,导致提出瑕疵证据排除申请和决定是否排除的随意性都比较大。另外,各类笔录瑕疵的大量出现,反映了刑事司法表现出书面化特征。针对以上问题,建议:对非法证据与瑕疵证据作更明确的区分;通过证据规则法典化,对瑕疵证据规则作更加精密的规范,进一步限缩法官对有关证据资格问题的自由裁量权,并实现司法的精细化和庭审实质化。

【关键词】 瑕疵证据; 证据规则; 庭审实质化; 非法证据;

【DOI】

【基金资助】 2016年度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实证研究”(16FXA006)

Download this article

    脚注

    [1]. (1)参见陈瑞华:《论瑕疵证据的补正规则》,《法学家》2012年第2期,第66-84页。 [^Back]

    [2]. (2)参见牟绿叶:《论可补正的排除规则》,《中国刑事法杂志》2011年第9期,第43-50页。 [^Back]

    [3]. (3)参见张军主编:《刑事证据规则理解与适用》,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147、183页;陈瑞华:《论瑕疵证据的补正规则》,《法学家》2012年第2期,第72页。 [^Back]

    [4]. (4)验真是一个翻译过来的术语,在英美证据法上对应的单词为authentication,有的学者翻译为“鉴真”。例见[美]阿维娃·奥伦斯坦著:《证据法要义》,汪诸豪、黄燕妮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第224页。我国台湾学者多将其翻译为“验真”。参见[美]Arthur Best著:《美国证据法入门》,蔡秋明、蔡兆诚、郭乃嘉译,元照出版社2003年版,第278页。本文认为,“验真”更加妥帖。含义是指出示证据的一方应当举出证据证明其所出示的证据就是其意图出示的那个东西。参见F.R.Evid.,Rule 901。 [^Back]

    [5]. (5)参见陈瑞华:《瑕疵证据的补正规则》,《法学家》2012年第2期,第76页。 [^Back]

    [6]. (6)陈瑞华:《瑕疵证据的补正规则》,《法学家》2012年第2期,第76页。 [^Back]

    [7]. [^Back]

    [8]. (8)参见易延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中国范式》,《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1期,第142页。 [^Back]

    [9]. (9)参见易延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中国范式》,《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1期,第147页。 [^Back]

    [10]. (10)参见王某甲、夏某贩卖毒品案,山东省青岛市李沧区人民法院(2014)李刑初字第405号。 [^Back]

    [11]. (11)参见程某与刘某抢夺案,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2013)雨刑二初字第42号。尽管法院采用了该份鉴定意见,但最终对被告人作出了较轻的处罚,理由是:“鉴于辩护人认为涉案摩托车没有精确价值鉴定结论且评估机构及评估报告存在瑕疵,应当根据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对两被告人进行量刑同时建议对两被告人判处缓刑,对该建议,公诉机关当庭明确表示同意,故合议庭合议后采纳辩护人要求对两被告人判处缓刑的意见。” [^Back]

    [12]. (12)参见余国青、何福泰运输毒品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云刑终641号。 [^Back]

    [13]. (13)参见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人民法院(2017)豫0403刑初30号。 [^Back]

    [14]. (14)被排除的证据与得到采信的证据总数为890,大于全部案例数799,是因为有的案件争议证据不止1个,从而出现被排除证据总数与被采信证据总数之和大于全部案例数的情况。 [^Back]

    [15]. (15)在现有的研究中,根据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对证据提出异议从而最终导致争议证据被排除的比例大约为9%。参见易延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中国范式》,《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1期,第143页。 [^Back]

    [16]. (16)参见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益法刑一终字第197号。 [^Back]

    [17]. (17)参见安徽省肥东县人民法院(2017)皖0122刑初124号。 [^Back]

    [18]. (18)参见徐慧光非法持有毒品、盗窃案,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2016)浙0302刑初196号。 [^Back]

    [19]. (19)参见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新01刑初77号。 [^Back]

    [20]. (20)参见山东省鱼台县人民法院(2015)鱼刑初字第63号。 [^Back]

    [21]. (21)参见赵亚兵故意伤害案,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2017)苏0508刑初240号。 [^Back]

    [22]. (22)参见吕清哥投放危险物质案,福建省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闽03刑申20号。 [^Back]

    [23]. (23)参见王某某抢劫案,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人民法院(2016)黑0303刑初第82号。 [^Back]

    [24]. (24)卓秋坛贩卖毒品案,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深中法刑一初字第234号。 [^Back]

    [25]. (25)参见福建省仙游县人民法院(2014)仙刑初字第326号。 [^Back]

    [26]. (26)参见青海省祁连县人民法院(2015)祁刑初字第9号。 [^Back]

    [27]. (27)参见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苏04刑终125号。 [^Back]

    [28]. (28)参见陈瑞华著:《刑事诉讼的中国模式》,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第三章、第四章,第107-196页。 [^Back]

This Article

ISSN:1009-6728

CN: 11-4560/D

Vol 41, No. 03, Pages 19-38

May 2019

Downloads:5

Share
Article Outline

摘要

  • 一 瑕疵证据补正规则的规范分析
  • 二 瑕疵证据补正与合理解释案例的总体情况
  • 三 瑕疵证据补正与合理解释的主要方法
  • 四 瑕疵证据排除的主要情形
  • 五 瑕疵证据排除规则的完善
  • 六 结 语
  • 脚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