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大数据法律研究

左卫民1

(1.四川大学法学院)

【摘要】大数据法律研究是实证法律研究的最新发展, 将会带来法学研究范式的革命性变化。当前这项研究存在若干误识, 如将“大量数据”“结构化数据”等同于大数据;在如何使用大数据展开研究方面, 也存在方法的科学性不足等问题。未来的大数据法律研究不仅应思考如何更好地获取法律大数据, 还要探讨如何正确认识与适当使用“大量数据”, 更要充分利用统计方法展开大数据法律研究, 探讨如何科学使用机器学习等新方式分析法律大数据。此外, 继续重视对法律“小数据”的挖掘与运用, 以及加强复合型研究人才的培养, 也同样重要。

【关键词】 法律数据; 大数据法律研究; 实证法律研究;

Download this article

    脚注

    [1]. [1][美]伊恩·艾瑞斯:《大数据思维与决策》, 宫相真译, 人民邮电出版社2014年版, 第12页。

    [2]. [2]参见左卫民:《一场新的范式革命?---解读中国法律实证研究》, 《清华法学》2017年第3期, 第51页。

    [3]. [3]参见刘佳奇:《论大数据时代法律实效研究范式之变革》, 《湖北社会科学》2015年第7期, 第143页。

    [4].

    [5].

    [6].

    [7].

    [8].

    [9]. [9]前引[5], Andrew Guthrie Ferguson文, 第935页以下。

    [10]. [10]当前美国的诉讼预测主要集中在知识产权诉讼和医疗过失诉讼领域, 通过诉讼预测来决定是否诉讼与如何作出妥协。参见前引[7], Lyria Bennett Moses等文, 第644页。

    [11]. [11]参见前引[7], Lyria Bennett Moses等文, 第643页以下;前引[4], Kraft文, 第249页以下;Kevin Miller, Total Surveillance, Big Data, and Predictive Crime Technology:Privacy’s Perfect Storm, 19 Journal of Technology Law&Policy 105-146 (2014) ;Neil M.Richards, Jonathan H.King, Big Data Ethics, 49 Wake Forest L.Rev.393-432 (2014) .

    [12].

    [13]. [13]参见卢国强:《北京警方利用大数据预测犯罪趋势》, 《科技日报》2014年6月18日第3版。

    [14]. [14]参见曹建明:《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全面深化司法改革情况的报告---2017年11月1日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上》, 《检察日报》2017年11月2日第2版。

    [15]. [15]参见周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全面深化司法改革情况的报告---2017年11月1日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上》, 《人民法院报》2017年11月2日第1版。

    [16]. [16]王禄生:《司法大数据与人工智能开发的技术障碍》, 《中国法律评论》2018年第2期, 第46页以下。

    [17]. [17]参见徐明:《大数据时代的隐私危机及其侵权法应对》, 《中国法学》2017年第1期, 第130页以下;顾理平:《大数据时代公民隐私数据的收集与处置》, 《中州学刊》2017年第9期, 第161页以下;等等。

    [18]. [18]例如, 白建军讨论了大数据时代利用大数据进行裁判预测的可能和限度问题, 大数据时代如何科学取样的问题 (参见白建军:《法律大数据时代裁判预测的可能与限度》, 《探索与争鸣》2017年第10期, 第95页以下;白建军:《大数据对法学研究的些许影响》, 《中外法学》2015年第1期, 第29页以下) ;胡凌探讨了大数据时代“法学研究方法的深化” (参见胡凌:《大数据兴起对法律实践与理论研究的影响》, 《新疆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5年第4期, 第108页以下) ;张吉豫研究了大数据时代法学研究如何“开展交叉学科研究和应用” (参见张吉豫:《大数据时代中国司法面临的主要挑战与机遇---兼论大数据时代司法对法学研究及人才培养的需求》, 《法制与社会发展》2016年第6期, 第52页以下) 。

    [19]. [19]参见马超等:《大数据分析:中国司法裁判文书上网公开报告》, 《中国法律评论》2016年第4期, 第208页。

    [20]. [20]根据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告, 四川法院2012-2016年间年审执结案件总量分别为685300件、738857件、750254件、821285件、869429件, 五年合计3865125件。

    [21]. [21]易霏霏等:《我国司法统计数据的公开:现状与建议》, 《中国应用法学》2017年第2期, 第68页。

    [22]. [22]参见倪寿明:《充分挖掘司法大数据的超凡价值》, 《人民法院报》2017年6月23日第2版。

    [23]. [23]例如, 有学者研究了新奥尔良地检署包含145000个被告人的280000起案件, 通过机器学习的方法建立了被告人的再犯可能性模型。该模型可以降低5-9%的再犯危险, 并有效区别出人类检察官所蕴藏的主观因素。See Daniel L.Chen (TSE IAST) , Algorithms as Prosecutors:Lowering Rearrest Rates Without Disparate Impacts and I-dentifying Defendant Characteristics‘Noisy’to Human Decision-Makers, The 11thDigital Economics Conference, Toulouse, January 11, 2018.

    [24]. [24]参见前引[2], 左卫民文, 第51页。

    [25]. [25]同上。

    [26]. [26]参见前引[22], 倪寿明文。

    [27]. [27]机器学习在法学研究中的展开与运用, See Jon Kleinberg, Himabindu Lakkaraju, Jure Leskovec, Jens Ludwig, Sendhil Mullainathan, Human Decisions and Machine Predictions (February 2017) .113 (1) The Quovterly Tournal of Economics 237-293 (2018) .

    [28]. [28][英]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肯尼思·库克耶:《大数据时代》, 盛杨燕、周涛译, 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 第94页。

    [29]. [29]参见孙建军:《大数据时代人文社会科学如何发展》, 《光明日报》2014年7月7日第11版。

    [30]. [30]参见孙秀林、陈华珊:《互联网与社会学定量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7期, 第119页。

    [31]. [31]参见刘涛雄、尹德才:《大数据时代与社会科学研究范式变革》, 《理论探索》2017年第6期, 第29页。

    [32]. [32]参见唐应茂:《法律实证研究的受众问题》, 《法学》2013年第4期, 第28页。

    [33]. [33]参见最高人民法院编:《中国法院的司法改革:2013-2016》, 人民法院出版社2017年版, 第38页。

    [34]. [34]最高人民法院最新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实施意见 (试行) 》中, 再次重申“裁判文书送达后7个工作日内, 承办法官应当督促指导法官助理或书记员完成拟公开裁判文书的技术处理和裁判文书上网公开工作”。裁判文书的上网公开有望更具规范性。

    [35]. [35]刘鹏主编:《大数据》, 电子工业出版社2017年版, 第4页。

    [36]. [36]关于法律数据尤其是法律大数据如何在法律人工智能中进行运用, 可以参见左卫民:《关于法律人工智能在中国运用前景的若干思考》, 《清华法学》2018年第2期, 第108页以下。

    [37]. [37]参见孟建柱:《主动拥抱新一轮科技革命, 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 努力创造更高水平的社会主义司法文明》, 《贵州日报》2017年7月12日第1版。

    [38]. [38]马亮:《实证公共管理研究日趋量化:因应与调适》, 《学海》2017年第5期, 第199页。

    [39]. [39]《首个年度大数据产业评估报告发布, 将为我国大数据产业健康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信息技术与标准化》2017年第9期, 第7页。

    [40]. [40]参见前引[1], 艾瑞斯书, 第12页。

    [41]. [41]参见前引[22], 倪寿明文。

    [42]. [42]参见前引[29], 孙建军文。

    [43]. [43]参见前引[8], Correia等文, 第144页。

    [44]. [44]参见前引[7], Lyria Bennett Moses等文, 第646页。

    [45]. [45]欧阳康:《大数据与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变革与创新》, 《光明日报》2016年11月10日第16版。

    [46]. [46]涂子沛:《大数据:正在到来的数据革命, 以及它如何改变政府、商业与我们的生活》,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 第57页。

    [47]. [47]参见前引[29], 孙建军文。

    [48]. [48]参见前引[35], 刘鹏主编书, 第35页。

This Article

ISSN:1002-896X

CN: 11-1162/D

Vol 40, No. 04, Pages 139-150

July 2018

Downloads:6

Share
Article Outline

摘要

  • 一、大数据法律研究时代的来临
  • 二、大数据法律研究中基本问题的澄清
  • 三、迈向大数据法律研究
  • 脚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