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困境与动态平衡——中美亚太主导权竞争与美国亚太盟国的战略选择

凌胜利1

(1.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

【摘要】随着中美主导权竞争加剧, 亚太国家在中美之间的战略选择深受影响, 美国亚太盟国更是在一定程度上面临着联盟与选边的双重困境。美国亚太盟国如何应对中美竞争, 既有研究从国内政治、联盟政治、结构现实主义、新古典现实主义四个视角进行了分析。作者尝试基于新古典现实主义的视角, 分析美国亚太盟国在中美之间的“动态平衡”战略。国际层面主要关注体系压力, 国内层面主要聚焦战略偏好与共同利益。研究发现, 美国亚太盟国为了缓解其所面临的双重困境, 依据其面临的双重困境强弱, 会基于战略偏好和共同利益在中美之间实施动态平衡, 其战略选择体现为暂时优先考虑中美一方的单向动态平衡或双向动态平衡。为了便于更加清晰地理解美国亚太盟国的动态平衡战略, 作者以2016年因“萨德”入韩所导致的“韩国转向”和杜特尔特上台所引发的“菲律宾转向”进行了案例研究。对于中国的政策启示而言, 美国亚太盟国并非一味地追随美国, 而是希望在中美之间寻求动态平衡, 尽可能地兼顾经济和安全利益。中国应尽可能地去调适美国亚太盟国的战略偏好或利益关系, 进而影响它们的动态平衡战略。

【关键词】 亚太主导权; 动态平衡战略; 选边困境; 双重困境; 战略偏好;

【DOI】

【基金资助】 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中美亚太‘主导权’竞争及其影响研究” (项目批准号:16CGJ013) 的阶段性成果

Download this article

    脚注

    [1]. (1) 有关中美亚太主导权竞争的探讨, 可参见Raghavendra Mishra, “A Contest for Supremacy:China, America and the Struggle for Mastery in Asia, ”Journal of East Asian Studies, Vol.10, No.1, 2014, pp.139-142;Aaron L.Friedberg, A Contest for Supremacy:China, America, and the Struggle for Mastery in Asia, New York:W.W.Norton&Company, 2011;Henry A.Kissinger, “The Future of U.S.-Chinese Relations:Conflict Is a Choice, Not a Necessity, ”Foreign Affairs, Vol.91, No.2, 2012, pp.44-46;Aaron L.Friedberg, “Bucking Beijing:An Alternative U.S.China Policy, ”Foreign Affairs, Vol.91, No.5, 2012, pp.48-58;David M.Lampton, “A Tipping Point in U.S.-China Relations Is upon Us, ”US-China Perception Monitor, May 5, 2015, http://www.uscnpm.org/blog/2015/05/11/a-tipping-point-in-u-s-china-relations-is-upon-us-part-i/, 访问时间:2017年12月10日;凌胜利:《中美亚太“主导权”竞争:认知差异及化解之道》, 载《社会科学》, 2017年第3期, 第12-23页;凌胜利:《拒优战略:中美亚太主导权竞争》, 载《当代亚太》, 2017年第1期, 第109-138页。 [^Back]

    [2]. (2) 选边困境通常也被表述为选边站队困境、选边困境或选择困境, 三者表达的意思相似, 本文统一表述为“选边困境”。目前政界和学术界对此提到的比较多, 比如李克强、李显龙、金星焕等各国政要都曾公开表示亚太国家不要在中美之间选边或选边站队;学术界像澳大利亚的休·怀特, 中国的阎学通、王帆、吴心伯、袁鹏、刘丰等在论著中都有提到亚太国家在中美之间的选边站队困境或选择困境。不过相对而言, 对于选边困境的深入学术探讨不多。 [^Back]

    [3]. (1) 马博:《杜特尔特“疏美亲中”政策评析:国家利益与个人偏好》, 载《国际论坛》, 2017年第4期, 第35页;张宇权、洪晓文:《杜特尔特政府对华政策调整及其影响》, 载《现代国际关系》, 2016年第12期, 第49-51页。 [^Back]

    [4]. [^Back]

    [5]. (3) 漆海霞、齐皓:《同盟信号、观众成本与中日、中菲海洋争端》, 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7年第8期, 第106页。 [^Back]

    [6]. (4) 朱陆民、刘燕:《国内政治因素对菲律宾对华政策的影响》, 载《印度洋经济体研究》, 2016年第5期, 第49页。 [^Back]

    [7]. (1) Victor D.Cha, “Powerplay:Origins of the U.S.Alliance System in Asia,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34, No.3, 2009/2010, pp.158-196;黄宇兴:《谈判能力与联盟转型》, 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7年第6期, 第77页。 [^Back]

    [8]. (2) 刘若楠:《美国权威如何塑造亚太盟国的对外战略》, 载《当代亚太》, 2015年第2期, 第55-75页。 [^Back]

    [9]. (3) 蒲晓宇:《霸权的印象管理---地位信号、地位困境与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 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4年第9期, 第34-49页。 [^Back]

    [10]. (4) 刘丰:《中美战略竞争与东亚安全态势》, 载《现代国际关系》, 2017年第8期, 第23-30页。 [^Back]

    [11]. (5) Evelyn Goh, The Struggle for Order:Hegemony, Hierarchy, and Transition in Post-Cold War East Asia, 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3;吴心伯:《论亚太大变局》, 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7年第6期, 第32-50页。 [^Back]

    [12]. (6) J.詹姆斯·金:《韩国在中美安全竞争间的选择》, 载《国际安全研究》, 2017年第3期, 第19页;宋文志:《在制衡与依赖之间:韩国地区主义战略的进程与特点》, 载《上海交通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17年第4期, 第23页。 [^Back]

    [13]. [^Back]

    [14]. (8) 刘丰、陈志瑞:《东亚国家应对中国崛起的战略选择:一种新古典现实主义的解释》, 载《当代亚太》, 2015年第4期, 第4页。 [^Back]

    [15]. (1) 刘若楠:《大国安全竞争与东南亚国家的地区战略转变》, 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7年第4期, 第60页。 [^Back]

    [16]. (2) 刘丰:《中美战略竞争与东亚安全态势》, 载《现代国际关系》, 2017年第8期, 第23-30页;Mely Caballero-Anthony, “Understanding ASEAN’s Centrality:Bases and Prospects in an Evolving Regional Architecture, ”The Pacific Review, Vol.27, No.4, 2014, pp.563-584;Richard Stubbs, “ASEAN’s Leadership in East Asian RegionBuilding:Strength in Weakness, ”The Pacific Review, Vol.27, No.4, 2014, pp.523-541。 [^Back]

    [17]. (3) 黄宇兴:《谈判能力与联盟转型》, 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7年第6期, 第100-101页。 [^Back]

    [18]. [^Back]

    [19]. (1) The White House,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February 2015, http://www.whitehouse.gov/sites/default/files/docs/2015_national_se-curity_security_strategy.pdf, 访问时间:2018年1月15日;Hillary Clinton, “America’s Pacific Century, ”Foreign Policy, October 11, 2011, http://foreignpolicy.com/2011/10/11/americas-pacificcentury/, 访问时间:2018年1月16日。 [^Back]

    [20]. (2) 左希迎:《亚太联盟转型与美国的双重再保证战略》, 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5年第9期, 第60页。 [^Back]

    [21]. (3) 左希迎:《承诺难题与美国亚太联盟转型》, 载《当代亚太》, 2015年第3期, 第4-28页;节大磊:《约束盟国的逻辑与困境》, 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6年第3期, 第74-94页。 [^Back]

    [22]. (4) 周方银:《中国崛起、东亚格局变迁与东亚秩序的发展方向》, 载《当代亚太》, 2012年第5期, 第4-32页。 [^Back]

    [23]. [^Back]

    [24]. (6) 袁鹏:《寻求中关亚太良性互动》, 载《国际安全研究》, 2013年第1期, 第62页;Adam P.Liff and G.John Ikenberry, “Racing Toward Tragedy?China’s Rise, Military Competition in the Asia Pacific, and the Security Dilemma,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39, No.2, 2014, pp.52-91。 [^Back]

    [25]. (1) 基于2016年的贸易数据整理, 数据来自世界银行。参见https://data.worldbank.org.cn/, 访问时间:2017年9月25日。 [^Back]

    [26]. [^Back]

    [27]. (3) Han Suk-hee, “From Engagement to Hedging:South Korea’s New China Policy, ”The Korean Journal of Defense Analysis, Vol.20, No.4, 2008, pp.335-351;Han Suk-hee, “South Korea Seeks to Balance Relations with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Current Issues in US-ROK Relations,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November 9, 2012, https://www.cfr.org/report/south-korea-seeks-balance-relations-china-and-united-states, 访问时间:2017年10月20日。 [^Back]

    [28]. (4) 朱芹:《朝鲜半岛区域公共产品:超越朝核与“萨德”的综合考量》, 载《东北亚论坛》, 2017年第2期, 第47-58页。 [^Back]

    [29]. (5) 古小松:《亚太战略格局中的菲律宾:站位与取舍》, 载《学术前沿》, 2017年1月 (上) , 第21-28页。 [^Back]

    [30]. (6) 崔立如:《管理战略竞争:中美新关系格局的挑战》, 载《美国研究》, 2016年第2期, 第9页;刘鸣:《中美竞合关系发展---基于国际规范、国际战略对冲与协调的视角》, 载《国际观察》, 2016年第5期, 第94-105页;David Shambaugh, “China and the U.S.:A Marriage of Convenience, ”http://www.brooking.edu/opinions/chinaand-the-u-s-a-marriage-of-convenience/, 访问时间:2017年8月10日。 [^Back]

    [31]. (1) 孙西辉、吕虹:《小/弱国的“大国平衡”外交机理与菲律宾的中美“再平衡”》, 载《东南亚研究》, 2017年第2期, 第104页。 [^Back]

    [32]. (2) 李开盛:《中美东亚冲突管控:第三方的角色与选择》, 载《国际安全研究》, 2017年第4期, 第3页。 [^Back]

    [33]. (1) 刘若楠:《大国安全竞争与东南亚国家的地区战略转变》, 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7年第4期, 第67-68页。 [^Back]

    [34]. (2) 刘丰、陈志瑞:《东亚国家应对中国崛起的战略选择:一种新古典现实主义的解释》, 载《当代亚太》, 2015年第4期, 第16-18页。 [^Back]

    [35]. (1) 周方银:《周边环境走向与中国的周边战略选择》, 载《外交评论》, 2014年第1期, 第30页。 [^Back]

    [36]. [^Back]

    [37]. (3) Barack Obama, “Remarks by the President in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 ”January 20, 2015, 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5/01/20/remarks-president-state-union-address-january-20-2015, 访问时间:2017年11月15日。 [^Back]

    [38]. [^Back]

    [39]. (1) 凌胜利:《战略能力、共同利益与安全合作---基于印度与美国亚太盟友安全合作的分析》, 载《南亚研究》, 2016年第1期, 第9-11页。 [^Back]

    [40]. (1) 关于战略环境的区分, 可参见凌胜利:《楔子战略与联盟预阻》, 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5年第7期, 第76页。 [^Back]

    [41]. (1) 刘笑阳:《国家间共同利益:概念与机理》, 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7年第6期, 第102页。 [^Back]

    [42]. (2) 孙忆、孙宇辰:《自由贸易协定能提升国家间亲密度吗?---基于中国周边FTA的实证分析》, 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7年第4期, 第129页。 [^Back]

    [43]. (1) 李沁妤:《“萨德”导弹系统部署韩国的地缘政治学解读》, 载《当代韩国》, 2016年第4期, 第50页。 [^Back]

    [44]. (2) 董向荣:《部署“萨德”对东北亚的长远影响》, 载《世界知识》, 2016年第21期, 第18-19页;王俊生:《新时期发展中韩安全合作的意义、障碍与方向》, 载《东北亚学刊》, 2016年第2期, 第27-28页。 [^Back]

    [45]. (3) 沈文辉、王金阳:《东北亚地缘政治格局与韩国安全战略的错位---以“萨德”入韩为例》, 载《东疆学刊》, 2017年第3期, 第97页;李沁妤:《“萨德”导弹系统部署韩国的地缘政治学解读》, 载《当代韩国》, 2016年第4期, 第50-52页。 [^Back]

    [46]. (4) 王俊生:《新时期发展中韩安全合作的意义、障碍与方向》, 载《东北亚学刊》, 2016年第2期, 第27-28页。 [^Back]

    [47]. (5) 《民调:约七成韩国人赞成在韩部署萨德系统》, 韩联社, 2017年2月14日, http://chinese.yonhapnews.co.kr/newpgm/9908000000.html?cid=ACK20160214001800881, 访问时间:2017年7月10日。 [^Back]

    [48]. (6) 李家成:《“萨德”危机路向何方?》, 载《唯实》, 2016年第12期, 第84-85页。 [^Back]

    [49]. (7) 一些韩国学者与笔者交流时表达了这一观点。 [^Back]

    [50]. (1) 峨山政策研究院的研究表明, 自2010年开始采集数据以来, 对中国的支持率第一次低于对日本的支持率。Kim Jiyoon, John J.Lee and Kang Chungku, “Changing Tides:THAAD and Shifting Korean Public Opinion Toward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Issue Briefs, The Asan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 No.10, 2017, http://en.asaninst.org/contents/changing-tides-thaad-and-shifting-korean-public-opinion-toward-the-united-states-and-china/, 访问时间:2017年8月5日。 [^Back]

    [51]. (2) 朱芹:《朝鲜半岛区域公共产品:超越朝核与“萨德”的综合考量》, 载《东北亚论坛》, 2017年第2期, 第47页。 [^Back]

    [52]. (3) 董向荣:《部署“萨德”对东北亚的长远影响》, 载《世界知识》, 2016年第21期, 第18-19页。 [^Back]

    [53]. (4)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整理。 [^Back]

    [54]. (1) 孙茹:《试析中美韩三边对话与合作的可能性》, 载《现代国际关系》, 2014年第5期, 第34-36页。 [^Back]

    [55]. [^Back]

    [56]. (2) 孙西辉、吕虹:《小/弱国的“大国平衡”外交机理与菲律宾的中美“再平衡”》, 载《东南亚研究》, 2017年第2期, 第100-109页;贾都强:《杜特尔特访华:菲律宾对华政策出现重大调整》, 载《当代世界》, 2016年第11期, 第26-27页;张洁、刘琳:《中菲关系“峰回路转”, 亚太局势更利中国?》, 载《世界知识》, 2016年第21期, 第30-33页;Tina S.Clemente, “Understanding the Economic Diplomacy Between the Philippines and Chin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hina Studies, Vol.7, No.2, 2016, pp.215-220。 [^Back]

    [57]. (3) 张宇权、洪晓文:《杜特尔特政府对华政策调整及其影响》, 载《现代国际关系》, 2016年第12期, 第47-50页;Juliet C.Revita, “Duterte:Only China Backs My Drug War, ”Sun Star, October 19, 2016。 [^Back]

    [58]. (4) Ted Galen Carpenter, “What Are the Philippines and Malaysia Doing When It Comes to China?”The National Interest, November 5, 2016, http://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what-are-the-philippines-malaysia-doingwhen-it-comes-china-18298, 访问时间:2017年9月1日。 [^Back]

    [59]. (5) Joshua Berlinger, “Philippines Foreign Minister:We Can’t Be US’‘Little Brown Brother’Forever, ”CNN, September 16, 2016, http://trove.nla.gov.au/version/234180566, 访问时间:2017年11月1日。 [^Back]

    [60]. (6) Nick Bisley, “What Will Duterte Mean for Philippine Foreign Policy?”The Diplomat, July 19, 2016, https://thediplomat.com/2016/07/what-will-duterte-mean-for-philippine-foreign-policy/, 访问时间:2017年9月12日;马博:《杜特尔特“疏美亲中”政策评析:国家利益与个人偏好》, 载《国际论坛》, 2017年第4期, 第35页。 [^Back]

    [61]. (7) 张宇权、洪晓文:《杜特尔特政府对华政策调整及其影响》, 载《现代国际关系》, 2016年第12期, 第47-50页;李开盛:《中美东亚冲突管控:第三方的角色与选择》, 载《国际安全研究》, 2017年第4期, 第13-14页。 [^Back]

    [62]. (1) 马博:《杜特尔特“疏美亲中”政策评析:国家利益与个人偏好》, 载《国际论坛》, 2017年第4期, 第31-39页;沈红芳:《菲律宾杜特尔特新政府面对的难题与挑战》, 载《东南亚纵横》, 2016年第6期, 第54-55页;沈雅梅:《杜特尔特:“菲律宾的特朗普”》, 载《同舟共进》, 2016年第7期, 第37页。 [^Back]

    [63]. (2) 张洁、刘琳:《中菲关系“峰回路转”, 亚太局势更利中国?》, 载《世界知识》, 2016年第21期, 第30-33页。 [^Back]

    [64]. (3) 聂文娟:《菲律宾南海政策的调整:利益认知结构的转变》, 载《南洋问题研究》, 2017年第2期, 第8-9页。 [^Back]

    [65]. (4) Anders S.Corr and Priscilla A.Tacujan, “Chines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Influence in the Philippines:Implications for Alliances and the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 Vol.1, No.3, 2013, http://www.jpolrisk.com/chinese-political-and-economic-influence-in-the-philippines-implications-for-alliances-and-thesouth-china-sea-dispute/, 访问时间:2017年7月5日。 [^Back]

    [66]. (5) 菲律宾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公布后,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2016年7月12日发表声明称,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公布的所谓“裁决”对中菲双方“都有法律约束力”, 希望双方遵守“有关义务”, 并以此为契机恢复和平解决争议的努力。后经中美两国沟通, 美方态度有所改变。2016年7月25日, 美国国务卿克里的表态是美国对菲律宾单方面提出仲裁案的内容不持立场, 明确支持菲律宾跟中国恢复对话, 通过双边对话协商来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 [^Back]

    [67]. (1)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整理。 [^Back]

    [68]. (2) 聂文娟:《菲律宾南海政策的调整:利益认知结构的转变》, 载《南洋问题研究》, 2017年第2期, 第8-9页。 [^Back]

This Article

ISSN:1002-4670

CN: 11-1692/F

Vol , No. 09, Pages 26-39

September 2019

Downloads:2

Share
Article Outline

摘要

  • 一引言
  • 二既有研究及不足
  • 三美国亚太盟国的双重困境
  • 四动态平衡:美国亚太盟国的战略选择
  • 五案例分析
  • 六结论
  • 脚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