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溯源与进展——庆祝林毅夫教授回国从教30周年

赵秋运1 王勇1

(1.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 北京 100871)

【摘要】改革开放40年来, 中国经济实现了持续、快速、健康发展, 保持了年均近10%的高速增长, 这是中国发展中了不起的成就和人类经济发展史上未曾有过的奇迹。随着中国经济地位的提升, 这些现象的重要性越发凸显。2016年5月17日,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 社会大变革的时代, 一定是哲学社会科学大发展的时代;并强调应该以理论创新繁荣哲学社会科学。作为国际上第三波发展经济学思潮, 由林毅夫首倡的新结构经济学即为这种自主理论创新的尝试。文章旨在对新结构经济学进行较为系统的理论追溯, 并对新结构经济学当前理论与实践的主要进展作基本介绍。首先, 文章将新结构经济学理论的孕育与发展过程划分为五个阶段进行详细解读与理论溯源, 系统阐述新结构经济学理论发展的来龙去脉。其次, 文章介绍了新结构经济学作为发展经济学的第三波思潮诞生的历史背景、与前两波思潮的区别, 以及数次相关的学术争论。再次, 文章重点介绍了新结构经济学是基于中国本土经济发展的伟大实践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经验的自主理论创新, 而且与当前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具有不同的分析视角与观点。最后, 文章讨论了新结构经济学“知成一体, 以成证知”的理念, 介绍其在政策实践上具体的新框架与新主张。总之, 文章能够帮助理论界加深对新结构经济学的认识和理解, 为今后关于新结构经济学的发展提供理论基础和背景, 也为如何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学理论体系提供借鉴和参考。

【关键词】 比较优势; 自生能力; 新结构经济学; 知成一体;

【DOI】

【基金资助】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 (18BJL120) 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63批面上资助 (2018M630001)

Download this article

    脚注

    [1]. (1) 回国后, 林毅夫教授一方面在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发展研究所担任副所长, 继续从事农业经济学、发展经济学、中国经济发展与改革的学术研究, 另一方面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兼职担任副教授, 开始致力于中国现代经济学教育, 培养经济学人才。 [^Back]

    [2]. (2)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 中国大陆第一个所有教职人员全部毕业于海外名校的现代经济学教学、理论研究和政策研究机构。 [^Back]

    [3]. (3) 同时, 林毅夫教授在国内外的主要社会兼职达18项之多 (包括国务院参事, 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 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及第十、第十二、第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世界银行顾问等) 。 [^Back]

    [4]. (4) 林毅夫教授被法国奥佛涅大学 (Universitéd’Auvergne) 、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英国诺丁汉大学、美国福坦莫大学、香港科技大学、比利时鲁汶大学以及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等10所高校授予荣誉博士学位, 膺选英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和发展中世界研究院院士 (原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 。 [^Back]

    [5]. (5) 本文最早成文于2017年。 [^Back]

    [6]. (1) 2000年获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ISI颁发的经典引文奖, 并获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国际粮食和农业政策研究中心1993年度最佳政策论文奖 (每年一位) ;也成为引用率最高的论文之一, 从而获得出版SCI和SSCI的Institute of Scientific Information的“经典论文奖”。 [^Back]

    [7]. (2) 获1992年度孙冶方经济科学奖。 [^Back]

    [8]. (3) 获1996年北京市第五届科研著作奖一等奖。 [^Back]

    [9]. (4) 获Australi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Resource Economics (《澳大利亚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1999年度最佳论文奖, 并获澳大利亚农业与资源经济学会约翰·克劳夫爵士奖 (每两年从全球农业经济学家中选出一位授奖) 。 [^Back]

    [10]. (5) 获1996年北京市第四届哲学社会科学奖科研著作奖一等奖。 [^Back]

    [11]. (6) 获1998年北京市第五届哲学社会科学科研著作二等奖。 [^Back]

    [12]. (7) 2012年获中国世界经济学会浦山世界经济学优秀论文奖, 2014年获国家出版图书奖。 [^Back]

    [13]. (1) 该文是作者2001年5月14日在美国芝加哥大学所做的“D·盖尔·约翰逊年度讲座”的讲稿。 [^Back]

    [14]. (2) 2007年10月31日和11月1日, 林毅夫教授应邀在英国剑桥大学“马歇尔讲座”上做了2007-2008年度讲演, 该文是在此次讲演的讲稿基础上形成的。 [^Back]

    [15]. (1) 引自林毅夫:《我在经济学研究道路上的上下求索》, 《经济学 (季刊) 》, 2018年第2期。 [^Back]

    [16]. (2) 参见林毅夫:《论正常利息与价值规律在金融市场上的作用》, 《金融研究》, 1984年第11期。 [^Back]

    [17]. (3) 参见付才辉:《构建我国自主创新的新结构经济学学科体系-综述、架构与展望》, 《制度经济学研究》, 2015年第4期。 [^Back]

    [18]. (4) 根据陈昕 (2015) 的回忆, 1991年林毅夫曾向其介绍了自己的研究工作, 彼时其主要精力已放在研究中国的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上。由此可见, 这一阶段林毅夫的研究关注点已经由中国农业发展向中国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过渡。 [^Back]

    [19]. (1) 参见陈昕:《林毅夫与他的发展经济学理论》, 《读书》, 2015年第1期。 [^Back]

    [20]. (2) 该书获得教育部第三届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2000年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最佳著作一等奖和2002年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最佳著作一等奖。 [^Back]

    [21]. (3) 参见林毅夫:《外向型战略的最佳选择:发展劳动密集型制造业》, 《改革》, 1988年第3期;林毅夫:《论外向型经济发展战略》, 《经济社会体制比较》, 1988年第4期。 [^Back]

    [22]. (4) 林毅夫教授对制度经济学的研究始于其攻读博士学位期间。芝加哥大学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 就是鼓励外国学生的博士论文写自己祖国所发生的问题。鉴于中国农村改革所取得的巨大成功, 林毅夫的博士论文选题为“The household responsibility system in china’s agricultural reform:A study of the causes and effects of an institutional change” (中文译为:《中国农村改革中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一个制度变迁原因与效应的研究》) 。 [^Back]

    [23]. (5) 参见林毅夫:《关于制度变迁的经济学理论:诱致性变迁与强制性变迁》, 载于《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产权学派与新制度经济学派译文集》, 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Back]

    [24]. (1) 通常只有在一个领域或专题上被认为是素有成就的经济学家才会得到邀请为Handbook写专章, 这对刚拿到博士学位不久的林毅夫而言是一个很高的荣誉。 [^Back]

    [25]. (2) 关于“李约瑟之谜”解释的文章, 其思考和写作可能是林毅夫教授所有文章中历时最长的。在读初中的时候, 他就对中国历史与发展感兴趣, 并一直在思索这样一个谜题:为什么中国的科学与技术在古代曾遥遥领先于世界诸国, 但到了近现代却变得如此落后了呢?后来林毅夫教授才知道, 这个问题就是著名的“李约瑟之谜”。 [^Back]

    [26]. (3) 参见韦伯 (Max Weber) :《儒教中国政治与中国资本主义萌芽:城市和行会》, 载于《韦伯文集:文明的历史脚步》, 上海三联书店1997年版。 [^Back]

    [27]. (4) 虽然该论文发表在1995年, 但该文的主要观点却形成于林毅夫在芝加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在博士毕业前的一次聚会上, 舒尔茨 (Theodore W.Schultz) 教授向林毅夫问及这个谜题时, 林毅夫随口回答, 是因为科技创新方式不同所致。舒尔茨教授觉得此观点甚有新意。后来, 林毅夫又多次谈及这个观点, 然而, 直到1993年秋天, 林毅夫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讲授《中国经济发展》课程时才将上述观点整理成文字。 [^Back]

    [28]. (1) 该研讨会是应Maddison教授亲自邀请参加其80岁生日而举办。对林毅夫教授而言, 这是向世人阐释“李约瑟之谜”的绝佳机会。 [^Back]

    [29]. (2) 该文的中文稿发表在《北京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7年7月第44卷第4期上, 英文稿则发表在《中国经济杂志》 (China Economic Journal) 2008年第1卷第1期上。 [^Back]

    [30]. (3) 作为资本主义国家的印度, 计划经济的成分并不比中国少, 而且印度也有计委, 且性质和工作方式与中国的计委相似。 [^Back]

    [31]. (1) 引自林毅夫、蔡昉、李周:《中国的奇迹: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 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第55页。其中, “三位一体”是指, 在资本稀缺的农业经济中, 一旦选定了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 就会形成相应的扭曲价格的宏观政策环境、以计划为基本手段的资源配置制度和没有自主权的微观经营制度。这三者构成了“三位一体”的传统经济体制。 [^Back]

    [32]. (2) 1988年, 中国出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 政府高层和经济学家纷纷讨论通货膨胀的起因、形成机理和治理对策。林毅夫和蔡昉、李周一起参加“中国经济如何走出困境”的课题研究中, 试图解释中国传统计划体制的形成逻辑、改革中出现的“治乱”循环和旷日持久的难点问题, 提出解决难题的改革路径和战略。 [^Back]

    [33]. (3) 1994年上海三联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出版了《中国的奇迹: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一书。此书出版后, 在学界获得了一定的肯定, 张曙光教授写了一篇高度评价的书评。除了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英文版外, 日、俄、法、韩、越、阿拉伯地区的出版社也翻译出版了相应语言的版本, 并且成了许多海外大学中国经济课程的教科书。 [^Back]

    [34]. (4) 从经济学角度探讨经济体制的内生性, 这在经济学界尚属首次。 [^Back]

    [35]. (1) 引自林毅夫等:《中国的奇迹: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 格致出版社、上海三联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不过, 当年 (1994年) 这部著作刚出版时, 在学界引起的反响更多的是质疑, 不仅认为提“中国奇迹”为时过早, 经济预测过于乐观;而且更多的是对中国“渐进双轨式”改革路径的否定, 认为扭曲的体制会影响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这在当年为这部著作举办的为期两天的出版座谈会上经济学家的争论中可见一斑。不过, 令林毅夫教授自豪的是, 中国经济在此书出版后的20年里却基本沿着该书所预测的增长轨迹前进。日后, 林毅夫教授谈到, 我们的预测之所以准确是因为这是根据经济的竞争力和增长的本质以及发展中国家在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中的后来者优势所作的分析而得出的。我们很高兴看到中国过去30年的改革基本按照这本书所分析的路径进行, 增长的绩效也正如该书预期。 [^Back]

    [36]. (2) 在每个星期五晚上的课程上, 500多个座位的教室总是座无虚席, 甚至连教室的过道和阳台上都坐满了听课的学生, 可见林毅夫教授的“中国经济专题”深受学生喜欢。 [^Back]

    [37]. (3) 《中国经济专题》一书是林毅夫教授在北京大学教学课程的一个小结, 就像其在前言中所说的:“盼望此书的出版能和已上过这门课的同学们重温当时上课的情景, 也盼望能通过《中国经济专题》和未能上这门课的同学们进行理论的交流。”虽然事务繁忙, 林毅夫教授却从不吝惜自己和学生在一起的时间。姚洋教授说过:“林老师特别喜欢讲课, 他可以连续讲4个小时, 不停顿的, 如果不是学生饿了的话, 他可以从下午一直讲到晚上。”林毅夫教授言传身教的不仅仅是他的学识, 还有他的理想。林毅夫教授希望学生有高远的抱负, 有胸怀天下的志向。林毅夫教授说, 在与学生的交流中, 可以看到国家民族复兴的希望。所以, 其在书中有这样的感叹:“得天下英才而教之, 其乐陶陶!” [^Back]

    [38]. (1) 2012年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翻译出版了该著作的英文版, 并改名为“Demystifying Chinese Economy” (《解读中国经济》) , 在国外获得了很好的评价。 [^Back]

    [39]. (2) 詹姆斯·赫克曼 (James J.Heckman) 称:“此书在很多层面都取得了成功。它以宏大的历史视角展示了中国经济实力的两千多年来的跌宕起伏和戏剧性复兴。它以具有分析性的资讯, 解读了中国经济增长的源头以及未来增长的前景。林毅夫教授以他富有见地的比较优势战略观点将中国注重实效的经济发展提升到理论的高度。这本书向很多传统的新古典理论的信条提出了挑战, 并解释了在现实中照搬这些原理是如何对转型国家造成灾难性后果的。”罗杰·迈尔森 (Roger B.Myerson) 称:“这本书探讨了中国从一个贫困的发展中国家向一个现代经济增长的全球领导者进行巨大转变时的一些根本性问题。这些问题属于我们这一时代最为关键的问题。林毅夫教授是最有资格帮助我们理解这些问题的人。在书中他向我们提供了一个看待中国以及世界现代经济发展前景的全部而重要的视角。”埃德蒙·菲尔普斯 (Edmund S.Phelps) 称:“这本书对中国过去的落后根源以及后来的超凡成功进行了清晰而富有见地的研究, 对任何想要了解中国经济发展的人来说, 这都是一部必读的著作, 一部早就应该出现的重要著作。” [^Back]

    [40]. (3) 参见林毅夫:《本土化、规范化、国际化-庆祝〈经济研究〉创刊40周年》, 《经济研究》, 1995年第10期。 [^Back]

    [41]. (4) 参见林毅夫:《经济学研究方法与中国经济学科发展》, 《经济研究》, 2001年第4期。该文系统阐释了林毅夫教授对于如何用规范的现代经济学方法研究中国经济问题, 进而对现代经济学的发展做出贡献的看法。 [^Back]

    [42]. (1) 林毅夫教授经常引用《老子》中的“前识者, 道之华, 而愚之始”来告诫学生们, 在学习现有理论时必须秉持“常无”的心态。 [^Back]

    [43]. (2) 后来, 该讲稿发表在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ultural Change杂志2003年第51卷第2期上, 中文稿则发表在《经济学 (季刊) 》2002年第1卷第2期上。 [^Back]

    [44]. (3) 预算软约束这个概念由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 (János Kornai, 1986) 提出。他认为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中的国有企业的预算软约束是由国有产权的性质决定的。新结构经济学则认为国有企业承担了国家赶超战略的政策性负担, 或者由于提供就业的社会性政策负担导致预算软约束, 并认为在政策性负担不消除的情况下, 国有企业的私有化会加剧预算软约束而非减轻预算软约束;因此, 国有企业改革的成功应以消除社会性和战略型政策性负担为前提。对俄罗斯和苏联东欧国家的大量实证研究也证实了新结构经济学对预算软约束原因的分析和私有化效果的预测。 [^Back]

    [45]. (4) 詹姆斯·赫克曼的评价原文刊登于讲座后第二天的芝加哥大学校报Chicago Maroon上。新发展理论即20世纪八九十年代非常盛行的“内生增长理论”, 这是芝加哥大学卢卡斯 (Robert E.Lucas, Jr) 教授1995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主要贡献之一。 [^Back]

    [46]. (1) 本质上是以《中国的奇迹: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中提出的经济体制内生于发展战略的理论框架为基础构建一个数理模型, 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发展中国家的经验数据对这个理论模型的各个推论进行经验检验。 [^Back]

    [47]. (2) 加里·贝克尔 (Gary S.Becker) 写到:“林的观点是有争议的但是发人深思的。”罗伯特·福格尔 (Robert W.Fogel) 则说:“林不仅影响了中国政府和企业界的理论, 而且影响了美国和西欧的经济分析。”道格拉斯·诺斯 (Douglass C.North) 指出:“林的马歇尔讲座不仅提供了一个难得机遇去了解东亚经济体过去几十年波澜壮阔的崛起, 而且对经济学家关于经济发展的标准解释投以质疑的眼光。”迈克尔·斯宾塞 (A.Michael Spence) 评价:“这是一本在多个方面来讲都是重要的书……, 他的分析以贸易理论和比较优势为基础, 但是, 将其转化为自成体系的增长战略和政策的动态分析则是一个重要的成就。”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Joseph E.Stiglitz) 则称赞:“这是一本充满智慧的、具有革命性意义的书, 解释了为何一些发展中国家取得成功而其他国家失败。” [^Back]

    [48]. (1) 参见林毅夫:《两历奇迹, 一生求索》, 《企业家日报》, 2014年9月28日。 [^Back]

    [49]. (2) 20世纪的那次大萧条催生了强调“有效需求”不足的凯恩斯主义宏观经济学, 对传统的市场理论提出了尖锐的质疑与挑战。 [^Back]

    [50]. (4) 林毅夫教授在20世纪90年代初与其合作者蔡昉、李周基于中国经验所提炼的著作《中国的奇迹: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解释了中国增长的奇迹, 奠定了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雏形;2001年D·盖尔·约翰逊年度讲座上提出的新结构经济学的关键性概念“自生能力”, 则并将其理论进一步总结。在此基础上, 在2007年马歇尔讲座上, 林毅夫教授基于世界经验所提炼的著作《经济发展与转型:思潮、战略与自生能力》将其理论进一步模型化。 [^Back]

    [51]. (1) 这是林毅夫教授出任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一周年的一个内部研讨会。 [^Back]

    [52]. (2) 迈克尔·斯宾塞 (Michael A.Spence) 称:“《新结构经济学》是一部真正重要且富有雄心的作品, ……将成为全球学者和政府制定者的重要参考, 在发展中国家如此, 在发达国家中也将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Joseph E.Stiglitz) 称:“世界银行一直致力于实现一个没有贫困的世界。在这部杰出的著作中, 其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 勾画了一个让这个梦想成为现实的经济路线图, ……林毅夫教授的观点已经激起了讨论和争辩, 这本书的贡献将确保他的观点在发展政策的反思中继续成为焦点。” [^Back]

    [53]. (3) 乔治·阿克尔洛夫 (George A.Akerlof) 称:“在这部著作中, 林毅夫教授将他研究东亚起飞中获得的智慧, 与250年来的经济理论编织在一起。他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视角:在全球范围内终结贫困是可能的。不会再有别的经济学家能写出比这更优秀、更重要的作品了。”罗伯特·福格尔 (Robert W.Fogel) 则称:“《繁荣的求索》是一部重要的著作。全书写作上充满热情且条理清晰, 折射出作者对全球经济议题的深刻理解。同时还提出了务实的解决方案。”托马斯·谢林 (Thomas C.Schelling) 称:“这确实是一部令人振奋的作品, ……林毅夫教授提出了一个令我信服的新结构经济学。” [^Back]

    [54]. (1) 参见王勇:《新结构经济学中的“有为政府”》, 《经济资料译丛》, 2016年第2期。 [^Back]

    [55]. (1) 参见林毅夫:《我在经济学研究道路上的上下求索》, 《经济学 (季刊) 》, 2018年第2期;林毅夫:《林毅夫谈流动性陷阱:推低利率政策只会刺激资产泡》, 资料来源于http://www.chinareform.org.cn/Economy/Macro/Practice/201608/t20160820_254161.htm, 2016-08-19。 [^Back]

    [56]. (2) 该论坛是集调查诊断、理论研究、案例研究、数据库建设、政策咨询、政策培训、政策讨论、人才培养以及促进跨国跨地区交流合作于一体的国家高端智库旗舰平台。 [^Back]

    [57]. (3) 迄今, 已经发布的《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 (征求意见稿) 》《中山市转型升级案例研究》《西藏特色产业发展调查报告 (征求意见稿) 》和《河间案例》等一系列智库报告都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Back]

    [58]. (4) 目前, 清华大学、西藏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云南财经大学、吉林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等高校已建立新结构经济学研究分中心。此外, 还有近十所大学在积极筹备建立新结构经济学分中心。 [^Back]

    [59]. (1) 杨小凯所谓的“后发劣势”不是指发展中国家所拥有制度的落后性或扭曲性, 而是指发展中国家不先学习先进的制度, 而先去利用与发达国家技术差距的“后发优势”发展经济, 延后制度学习。他将此种情形称为“后发劣势”, 因为他认为, 如果不先进行制度变革, 将导致国家机会主义, 经济的最终崩溃也就不可避免。 [^Back]

    [60]. (2) 王勇 (2015) 构建了一个内生制度改革的动态增长模型刻画“休克疗法”与渐进式改革孰优孰劣的条件, 并首次严格模型化了中国渐进式改革的倒逼机制。 [^Back]

    [61]. (3) 对此, Sachs等 (2003) 认为英美的共和宪政是最好的体制。他们认为日本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金融危机就是没有先进行共和宪政改革的后果。但是, 美国在2008年也爆发了金融危机。同时, 世界上许多国家没有实行英美式的宪政体制, 而在发展水平、社会公平、政府清廉等方面同样出色。并且, 斯密在《国富论》中记载了英国18世纪触目惊心的腐败现象, 哈佛大学Glaeser和Saks (2006) 的研究也发现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的腐败普遍化程度不比当今中国的低。这些事实证明, 杨小凯认为英美式共和宪政是最优制度安排的看法是理想化的, 而在现实中是站不住脚的。 [^Back]

    [62]. (1) 在《中国的奇迹: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和《解读中国经济》等著作中, 林毅夫教授分析、预测到, 由于中国推行了双轨渐进改革, 以压低各种要素价格或市场垄断的方式给予那些违背比较优势、不具有自生能力的资本密集型大型国有企业以保护和补贴, 那么就会创造制度租金, 就会有腐败、收入分配恶化等问题。这些问题是双轨制改革引起的, 解决这些问题的“釜底抽薪”的办法是在条件成熟时深化市场改革, 把各种要素扭曲消除掉。虽然苏联、东欧国家进行了“共和宪政”的改革并采用了“休克疗法”, 但是, 为了避免私有化以后的大型企业破产倒闭造成的大量失业和社会政治不稳, 或者, 因为这些企业是国防安全和国家现代化所需而不愿让其破产, 在“休克疗法”消除了旧的补贴以后, 又引进了新的更大、更隐蔽的补贴, 结果, 寻租、腐败和收入分配不均的现象也就比中国还更严重。因此, 腐败、收入分配恶化的问题不在于有没有共和宪政改革, 而在于有没有保护补贴所形成的制度租金。 [^Back]

    [63]. (2) 参见林毅夫:《我到底和杨小凯、张维迎在争论什么》, 资料来源于http://www.rmlt.com.cn/2014/1022/332723.shtml, 2014-10-22。 [^Back]

    [64]. (3) 1995年6月6日, 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林毅夫与张维迎就国有企业改革问题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辩论, 被外界称为“北京大学交火事件”。 [^Back]

    [65]. (4) 林毅夫教授主张对于大型国有企业的改革, 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比简单的私有化更重要, 但是这并不是主张把所有大型企业都国有化。从实践来讲, 中国则在“抓大放小”的思路下, 中小型国有企业基本上都已经私有化, 大型国有企业没有进行大规模的私有化, 而是按照现代公司治理的思路进行了改革, 建立了董事会、监事会, 有不少还成为上市公司。并且, 由于30多年的快速发展, 资本迅速积累, 许多原来不符合比较优势的大型装备、汽车等产业在中国已经符合比较优势, 在国内外市场有了竞争优势。 [^Back]

    [66]. (5) 从“垂直结构”的角度, 王勇 (2017) 指出了当前中国的国有企业主要集中在上游产业并且垄断, 而下游产业以民营企业为主而且接近完全竞争。如果单纯将上游国企私有化而不改变其行政垄断, 则无法实质性推进整体经济及绩效的改善。因此, 降低上游产业的市场准入壁垒, 引入更多市场竞争更为重要。参见王勇:《“垂直结构”下的国有企业改革》, 《国际经济评论》, 2017年第5期。 [^Back]

    [67]. (1) 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实践与张维迎的主张一样, 除了波兰、白俄罗斯、斯洛文尼亚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少数国家外, 基本上都按现代企业理论的政策建议, 把国有企业都私有化了。但是, 结果和改革预期达到的目标正好相反。根据世界银行、欧洲开发银行和其他许多国外学者的实证研究发现, 除了在私有化过程中出现许多低价甩卖国有资产造成分配不均和寡头垄断的情形外, 大型企业的情形就像20多年前林毅夫教授 (在和张维迎争论时) 所预测的那样, 目前它们从国家拿到的补贴比在国有时期更多而不是更少了, 效率是更低了而不是更高了。并且, 就经济整体表现而言, 在东欧国家中表现最好的波兰以及斯洛文尼亚, 以及在“独联体”国家中表现最好的白俄罗斯和乌兹别克斯坦则都是没有实行大规模私有化。 [^Back]

    [68]. (2) 2016年8月19日, 张维迎在第十三届中国汽车营销首脑风暴上发表“企业家精神与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主题演讲, 提出了“废除任何形式的产业政策”的观点。参见张维迎:《我主张废除任何形式的产业政策》, 资料来源于http://news.hexun.com/2016-08-20/185621729.html。 [^Back]

    [69]. (3) 参见冯彪、周程程:《林毅夫PK张维迎:我们到底需不需要产业政策?》, 资料来源于http://finance.ifeng.com/a/20161111/15000141_0.shtml, 2016-11-11。 [^Back]

    [70]. (1) 相关讨论的细节可以参考林毅夫等:《产业政策:总结、反思与展望》,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 [^Back]

    [71]. (2) 后来, 王勇和华秀萍于2017年在《经济评论》上发表文章, 对此做了详细的澄清与系统阐述。参见王勇、华秀萍:《详论新结构经济学中“有为政府”的内涵-兼对田国强教授批评的回复》, 《经济评论》, 2017年第3期。 [^Back]

    [72]. (3) 参见林毅夫:《以理论创新繁荣哲学社会科学》, 《新湘评论》, 2016年第11期。 [^Back]

    [73]. (4) 国内有部分学者常常以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作为参照系来认识出现在中国的各种社会经济现象, 甚至把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经济中存在的一切问题都归结于没有按照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来进行改革。 [^Back]

    [74]. (1) 在发展问题上也是如此。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 发展中国家普遍推行进口替代战略, 少数几个经济发展成功的经济体 (如日本和一些东亚经济体) 推行的则是出口导向战略, 但这种发展战略当时被认为是错误的。 [^Back]

    [75]. (2) 参见林毅夫等:《新结构经济学新在何处:第一届新结构经济学冬令营头脑风暴集》,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 [^Back]

    [76]. (3) 最优金融结构理论是林毅夫教授关于比较优势、自生能力和经济发展战略思考的一个自然延伸。适当的经济发展战略需要促进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发展和具有自生能力的企业成长。而金融体系及其运行对于资源配置的途径和效率具有极为重要的影响。 [^Back]

    [77]. (4) 例如, 支持投资和消费。 [^Back]

    [78]. (1) 譬如,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4年的《世界经济展望》中指出, 经济下滑是基础设施建设最好的时机。 [^Back]

    [79]. (2) 2008年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以后出现的情形即为如此。 [^Back]

    [80]. (1) 参见朱富强:《如何理解新结构经济学的GIFF框架:内在逻辑、现实应用和方法论意义》, 《人文杂志》, 2017年第7期。 [^Back]

    [81]. (1)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200多个发展中经济体中, 到目前为止, 仅有中国台湾和韩国从低收入变成高收入的经济体, 中国大陆到2025年可能成为第三个。在1960年的101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 到2008年也只有13个变成高收入经济体, 其中8个是原本差距就不大的西欧周边的欧洲国家或石油生产国, 其余5个是日本和亚洲“四小龙”。 [^Back]

    [82]. (1) 林毅夫教授早在中学时代就有强烈的报效民族和国家的愿望, 后来从事经济学研究也是为了探索中国富强之路。林毅夫教授曾多次说过, 只要中国坚持改革开放, 完全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再度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这样的话, 中国“将成为世界上唯一的一个经历了由盛到衰, 再由衰到盛的大国”。拳拳赤子之心跃然纸上。其实, 细心的人们从林毅夫教授一系列著作和演讲中都可以感受到其始终如一的报国之情。 [^Back]

    References

    [1]陈昕.林毅夫与他的发展经济学理论[J].读书, 2015, (1) :120-129.

    [2]冯彪, 周程程.林毅夫PK张维迎:我们到底需不需要产业政策?[EB/OL].http://finance.ifeng.com/a/20161111/15000141_0.shtml, 2016-11-11.

    [3]付才辉.构建我国自主创新的新结构经济学学科体系——综述、架构与展望[J].制度经济学研究, 2015, (4) :1-80.

    [4]林毅夫.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商品经济中社会劳动按比例分配规律的表现形式[D].北京:北京大学, 1982.

    [5]林毅夫.论正常利息与价值规律在金融市场上的作用[J].金融研究, 1984, (11) :30-34.

    [6]林毅夫.论外向型经济发展战略[J].经济社会体制比较, 1988a, (4) :24-30.

    [7]林毅夫.外向型战略的最佳选择:发展劳动密集型制造业[J].改革, 1988b, (3) :69-73.

    [8]林毅夫.论制度和制度变迁[J].中国:改革与发展, 1988c, (4) :8-11.

    [9]林毅夫.制度、技术与中国农业发展[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2.

    [10]林毅夫.关于制度变迁的经济学理论:诱致性变迁与强制性变迁[A].[美]罗纳德·科斯等.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产权学派与新制度学派译文集[C].刘守英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4.

    [11]林毅夫.本土化、规范化、国际化——庆祝《经济研究》创刊40周年[J].经济研究, 1995, (10) :13-17.

    [12]林毅夫.经济学研究方法与中国经济学科发展[J].经济研究, 2001, (4) :74-81.

    [13]林毅夫.发展战略、自生能力和经济收敛[J].经济学 (季刊) , 2002a, (1) :269-300.

    [14]林毅夫.自生能力、经济转型与新古典经济学的反思[J].经济研究, 2002b, (12) :15-24.

    [15]林毅夫.与林老师对话:论经济学方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5.

    [16]林毅夫.潮涌现象与发展中国家宏观经济理论的重新构建[J].经济研究, 2007a, (1) :126-131.

    [17]林毅夫.李约瑟之谜、韦伯疑问和中国的奇迹——自宋以来的长期经济发展[J].北京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07b, (4) :5-22.

    [18]林毅夫.本体与常无:经济学方法论对话[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2.

    [19]林毅夫.繁荣的求索:发展中经济如何崛起[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2.

    [20]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反思经济发展与政策的理论框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2.

    [21]林毅夫.中国的奇迹: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M].上海:格致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4a.

    [22]林毅夫.我到底和杨小凯、张维迎在争论什么[EB/OL].http://www.rmlt.com.cn/2014/1022/332723.shtml, 2014b-10-22.

    [23]林毅夫.我和张维迎相反, 认为绝大多数政策是正确的[EB/OL].http://finance.sina.com.cn/leadership/msypl/20140813/173120001205.shtml, 2014c-08-13.

    [24]林毅夫.谈流动性陷阱:推低利率政策只会刺激资产泡沫[EB/OL].http://www.chinareform.org.cn/Economy/Macro/Practice/201608/t20160820_254161.htm, 2016a-08-19.

    [25]林毅夫.我和张维迎在争论什么[EB/OL].http://www.sohu.com/a/115046686_477872, 2016b-09-25.

    [26]林毅夫.以理论创新繁荣哲学社会科学[J].新湘评论, 2016c, (11) :14.

    [27]林毅夫.论有为政府和有限政府——答田国强教授[EB/OL].https://wallstreetcn.com/articles/272093, 2016d-11-08.

    [28]林毅夫.我在经济学研究道路上的上下求索[J].经济学 (季刊) , 2018, (2) :729-752.

    [29]林毅夫, 蔡昉, 李周.中国的奇迹: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4.

    [30]林毅夫, 蔡昉, 李周.充分信息与国有企业改革[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7.

    [31]林毅夫, 付才辉.世界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报告:新结构经济学之路[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7.

    [32]林毅夫, 付才辉, 陈曦.新结构经济学案例汇编第一辑:方法与应用[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7.

    [33]林毅夫, 付才辉, 王勇.新结构经济学新在何处:第一届新结构经济学冬令营头脑风暴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6.

    [34]林毅夫, 塞勒斯汀·孟加[喀麦隆].战胜命运:跨越贫困陷阱创造经济奇迹[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7.

    [35]林毅夫, 沈明高, 周皓.中国农业科研优先序[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 1996.

    [36]林毅夫, 孙希芳, 姜烨.经济发展中的最优金融结构理论初探[J].经济研究, 2009, (8) :4-17.

    [37]林毅夫, 王燕.超越发展援助:在一个多极世界中重构发展合作新理念[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6.

    [38]林毅夫, 巫和懋, 邢亦青.“潮涌现象”与产能过剩的形成机制[J].经济研究, 2010, (10) :4-19.

    [39]林毅夫, 张军, 王勇, 等.产业政策:总结、反思与展望[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8.

    [40][德]马克斯·韦伯.儒教中国政治与中国资本主义萌芽:城市和行会[A][德]马克斯·韦伯.韦伯文集:文明的历史脚步[C].黄宪起, 张晓琳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1997.

    [41]Sachs J, 胡永泰, 杨小凯.经济改革和宪政转轨[J].经济学 (季刊) , 2003, (4) :961-988.

    [42]田国强.再论有限政府和有为政府[EB/OL].http://money.163.com/16/1107/20/C59UVKTB002580S6.html, 2016-11-07.

    [43]王勇.“新结构经济学”的新见解[J].经济资料译丛, 2013, (2) :99-106.

    [44]王勇.新结构经济学中的“有为政府”[J].经济资料译丛, 2016, (2) :1-4.

    [45]王勇.论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新结构经济学视角下的产业政策[J].学习与探索, 2017a, (4) :98-104.

    [46]王勇.新结构经济学思与辩[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7b.

    [47]王勇.产业动态、国际贸易与经济增长[J].经济学 (季刊) , 2018, (2) :753-780.

    [48]王勇, 华秀萍.详论新结构经济学中“有为政府”的内涵——兼对田国强教授批评的回复[J].经济评论, 2017, (3) :17-30.

    [49]王勇, 沈仲凯.禀赋结构、收入不平等与产业升级[J].经济学 (季刊) , 2018, (2) :801-824.

    [50]张维迎.从现代企业理论看中国国有企业的改革[J].改革与战略, 1994, (6) :18-20.

    [51]张维迎.应废除一切形式的产业政策[EB/OL].http://www.sohu.com/a/112035016_465373, 2016-08-25.

    [52]朱富强.如何理解新结构经济学的GIFF框架:内在逻辑、现实应用和方法论意义[J].人文杂志, 2017, (7) :28-38.

    [53]Demirgüç-Kunt A, Feyen E, Levine R.Optimal financial structures and development:The evolving importance of banks and markets[R].World Bank Working Paper, 2011.

    [54]Demirgüç-Kunt A, Levine R.Financial structure and economic growth:A cross-country comparison of banks, markets, and development[M].Cambridge:The MIT Press, 2001.

    [55]Domar E D.The soviet collective farm as a producer cooperative[J].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966, 56:734-757.

    [56]Easterly W.The lost decades:Developing countries’stagnation in spite of policy reform 1980-1998[J].Journal of Economic Growth, 2001, 6:135-57.

    [57]Glaeser E L, Saks R E.Corruption in America[J].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2006, 90 (6-7) :1053-1072.

    [58]Hayami Y, Ruttan V.Agricultural development: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M].Baltimore, M.D.: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85.

    [59]Ju J D, Lin J Y, Wang Y.Marshallian externality, industrial upgrading, and industrial policies[R].Policy Research Working Paper Series No.5796, 2011.

    [60]Ju J D, Lin J Y, Wang Y.Endowment structures, industrial dynamics, and economic growth[J].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 2015, 76:244-263.

    [61]Kornai J.The Soft Budget Constraint[J].Kyklos, 1986, 39 (1) :3-30.

    [62]Lin J Y.The household responsibility system reform in China:A peasant’s institutional choice[J].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1987, 69 (2) :410-415.

    [63]Lin J Y.The household responsibility system in China’s agricultural reform:A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study[J].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ultural Change, 1988, 36 (S3) :S199-S224.

    [64]Lin J Y.An economic theory of institutional change:Induced and imposed change[J].Cato Journal, 1989, 9 (1) :1-33.

    [65]Lin J Y.Collectivization and China’s agricultural crisis in 1959-1961[J].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990a, 98 (6) :1228-1252.

    [66]Lin J Y.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redit and productivity in Chinese agriculture:An application of a microeconomic model of disequilibrium[J].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1990b, 72.

    [67]Lin J Y.Prohibition of factor market exchanges and technological choice in Chinese agriculture[J].The Journal of Development Studies, 1991a, 27 (4) :1-15.

    [68]Lin J Y.Supervision, peer pressure, and incentives in a labor-managed firm[J].China Economic Review, 1991b, 2 (2) :215-229.

    [69]Lin J Y.Public research resource allocation in Chinese agriculture:A test of induce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hypotheses[J].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ultural Change, 1991c, 40 (1) :55-74.

    [70]Lin J Y.Education and innovation adoption in agriculture:Evidence from hybrid rice in China[J].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1991d, 73:713-24.

    [71]Lin J Y.The household responsibility system reform and the adoption of hybrid rice in China[J].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1991e, 36:353-72.

    [72]Lin J Y.Rural reforms and agricultural growth in China[J].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992a, 82 (1) :34-51.

    [73]Lin J Y.Hybrid rice innovation in China:A study of market-demand induced innovation in a centrally-planned economy[M].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1992b, 74:14—20.

    [74]Lin J Y.Exit rights, exit costs, and shirking in the theory of cooperative team:A reply[J].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 1993, 17 (6) :504-520.

    [75]Lin J Y.The Impacts of hybrid rice on input demand and productivity:An econometric analysis[J].Agricultural Economics, 1994, 10:153-64.

    [76]Lin J Y.The needham puzzle:Why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did not originate in China[J].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ultural Change, 1995a, 43 (2) :269-292.

    [77]Lin J Y.Endowments, technology, and factor markets:A natural experiment of induced institutional innovation from China’s rural reform[J].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1995b, 77 (2) :231-242.

    [78]Lin J Y.Current issues in China’s rural areas[J].Oxford Review of Economic Policy, 1996, 11 (4) :85-96.

    [79]Lin J Y.On the causes of China’s agricultural crisis and the great leap famine[J].China Economic Review, 1998, 9 (2) :125-40.

    [80]Lin J Y.Technological change and agricultural household income distribution:Theory and evidence from China[J].Australi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Resource Economics, 1999, 43 (2) :179-194.

    [81]Lin J Y.Challenges established models of U of C economists at D.gale Johnson lecture[R].Chicago Maroon News, 2001.

    [82]Lin J Y.Development strategy, viability, and economic convergence[J].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ultural Change, 2003, 51 (2) :277-308.

    [83]Lin J Y.The Needham puzzle, the Weber Question, and China’s miracle:Long-term performance since the Sung dynasty[J].China Economic Journal, 2008, 1 (1) :63-95.

    [84]Lin J Y.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transition:Thought, strategy, and viability[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9a.

    [85]Lin J Y.Beyond Keynesianism:The necessity of a globally coordinated solution[J].Harvard International Review, 2009b, 31 (2) :14-17.

    [86]Lin J Y.New structural economics:A framework for rethinking development[J].World Bank Research Observer, 2011, 26 (2) :193-221.

    [87]Lin J Y.The quest for prosperity:How developing economies can take off[M].Princeton, NJ: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2a.

    [88]Lin J Y.Demystifying the Chinese economy[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2b.

    [89]Lin J Y.The Washington consensus revisited:A new structural economics perspective[J].Journal of Economic Policy Reform, 2015, 18 (2) :96-113.

    [90]Lin J Y, Cai F, Li Z.Competition, policy burdens, and state-owned enterprise reform[J].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998, 88 (2) :422-427.

    [91]Lin J Y, Doemeland D.Beyond Keynesianism:Global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s in times of crisis[J].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Commerce, Economics and Policy, 2012, 3 (3) :1250015.

    [92]Lin J Y, Feder G, Lau L, Luo X.Agricultural credit and farm performance in China[J].Journal of ComparativeEconomics, 1989, 13:508-26.

    [93]Lin J Y, Feder G, Lau L, Luo X.The determinants of farm investment and residential construction in post-reform China[M].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ultural Change, 1992, 41:1—26.

    [94]Lin J Y, Hartley K.Industrial policy, comparative advantage and Lucas paradox[R].Working Paper, 2014.

    [95]Lin J Y, Kung K-S.The causes of China’s great leap famine, 1959-1961[J].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ultural Change, 2003, 52 (1) :51-74.

    [96]Lin J Y, Li Z Y.Policy burden, privatization and soft budget constraint[J].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 2008, 36:90-102.

    [97]Lin J Y, Monga C.Growth identification and facilitation:The role of state in the process of dynamic growth[J].Development Policy Review, 2011, 29 (3) :264-290.

    [98]Lin J Y, Monga C.Rejoinder[J].Development Policy Review, 2011, 29 (3) :304-309.

    [99]Lin J Y, Nowak A Z.New structural economics for less advanced countries[M].Poland:University of Warsaw Faculty of Management Press, 2017.

    [100]Lin J Y, Nugent J B.Institutions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J].Handbook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1995, 3:2301-2370.

    [101]Lin J Y, Sun X F, Jiang Y.Endowment, industrial structure, and appropriate financial structure:A new structural economics perspective[J].Journal of Economic Policy Reform, 2013, 16 (2) :1-14.

    [102]Lin J Y, Tan G F.Policy burdens, accountability, and the soft budget constraint[J].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999, 89 (2) :426-431.

    [103]Lin J Y, Wang Y.Going beyond aid:Development cooperation for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7.

    [104]Lin J Y, Wang Y.Remodeling structural change[A].Oxford handbook of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M].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7.

    [105]Lin J Y, Wen G J.China’s regional grain self-sufficiency policy and its effect on land productivity[J].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 1995, 21:187-206.

    [106]Lin J Y, Yang D T.Food availability, entitlements and the Chinese famine of 1959-61[J].Economic Journal, 2000, 110 (460) :136-158.

    [107]Lin J Y, Zhang P F.Is money really neutral?[R].Working Paper, 2011.

    [108]Lucas R.Why doesn’t capital flow from rich to poor countries?[J].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990, 80 (2) :92-96.

    [109]Needham J.The grand titration:Science and society in east and west[M].London:Allen&Unwin, 1969.

    [110]Ostry J D, Loungani P, Fuerceri D.Neoliberalism:Oversold?[J].Development and Finance, 2016, 53 (2) :38-41.

    [111]Sen A K.Peasants and dualism with or without surplus labor[J].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966, 74 (5) :425-450.

    [112]Stiglitz J E, Lin J Y.Industrial policy revolution I:The role of government beyond ideology[M].Hampshire, UK:Palgrave Macmillan, 2013.

    [113]Stiglitz J E, Lin J Y, Patel J.Industrial policy revolution II:Africa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M].Hampshire, UK:Palgrave Macmillan, 2013.

    [114]Ward B.The firm in Illyria:Market syndicalism[J].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958, 48 (4) :566-589.

This Article

ISSN:1001-9952

CN: 31-1012/F

Vol 44, No. 09, Pages 4-40

September 2018

Downloads:2

Share
Article Outline

摘要

  • 一、引言
  • 二、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溯源
  • 三、新结构经济学思潮与学术争论
  • 四、新结构经济学的自主理论创新
  • 五、新结构经济学从理论到实践
  • 六、结语
  • 脚注

    参考文献